No.8

日子是慵懒的,女子守着狗,狗守着老鼠,老鼠守着满地花瓣,
梯子搭在地球上的那一截,都已经锈得断了,这里是地月系,世界的某一个旮旯,
女子扫着花瓣,地球正在单曲循环,她是跳出曲子的音符。

如同花开必果,怀孕之后的女子不再耽搁人间,从此闭经不出,
她的别墅在天上,中央空调使气候适宜妊娠,她戒掉了心爱的火锅,每餐的鱼和柠檬从月球进口。
基因A与基因B在体内合并后,按照股份制的方式,仍然可以把婚和姻拆开,
于是她有更多的时间研究星座,并和住在双鱼座的上帝交流育儿心经。

女子无论美丑,都会生下漂亮的后代,这是她活着的理由,
摘下一朵花,或者抹上一片腮红,抑或丢了一张手帕,只不过是她有意无意的游戏,
在活着的时间里,女子浑身都是优越的漏洞,她必须显得无所事事,却让男子们去钻营,
生下天才之后她便去月球,给少女时代的梦做个了断。

然而天才是这个时代最不靠谱的东西,它超越了性别,
或者说它根本就没有性别,除了把女子的乳房吸成空囊,它就只会在黄道上转悠,
而女子一生从来不会主动犯下错误,因此即使命运稀烂,她也无需悔恨交加,
当容颜越来越衰败不堪,她依然娇羞,令所有男子无地自容,
在毫无用处的时间穿梭中,在黝黑的深空之中,她的死将万籁俱寂,一如她所有的失望。

2012-2-6  解放四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