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打桩模子。那天见到周立波经纪人,我们很严肃讨论了半天所谓京沪俗文化差异和地区文化脸孔的话题。

当然这种讨论其实无解,除非周立波用行动征服北方地区。周的打桩模子所有人都觉得会因为采用沪语作介质变得不好传播,但我相信任何城市里都会有那么一群很像木头桩子在街上晃荡的人群,一旦想到他们的集体形象观众就很容易引发共鸣。

哈利-波特地球人都知道是谁,不过某天看见个标题:哈利波特别大,还是好好费脑子断了一下句。

现在胖男人戴胸罩也慢慢成为时尚,而某个叫哈利的男人波特别大,特别值得炫耀,——我是这么理解那标题的。

打桩模子,是个名词。

相信熟听周立波的人听到这个词就会笑出来,而北方语系的朋友乍一看到恐怕会当成个动词理解。这个词跟建筑没有一点关系,只是在说上海街头一些票贩子、卖外国烟、倒卖车票的闲人老是矗在地上跟地桩似的那种状态。

以上标题使用到这两个词,风马牛不相及,纯属巧合。

先说哈利-波特。《哈6》刚上映就被国内观众诟病,评分低到史上最低。然而也请容许我说来句迟到的实话,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我看完而没睡着的《哈》系列电影。全片我最喜欢的两个细节恰好都是校园情节然后紧接着魔法学院场景的空镜头描写。可以说叶茨导演这部是《哈利-波特》系列唯一一部称得上有闲情逸趣的作品。

当然,我这么喜欢《哈6》也可能是因为被前面那12分钟IMAX 3D画面给讨好到了。说到底还是由于不同介质早就决定好的预设命题,大概我爱的是IMAX而非《哈利-波特》吧。

再说打桩模子。那天见到周立波经纪人,我们很严肃讨论了半天所谓京沪俗文化差异和地区文化脸孔的话题。

当然这种讨论其实无解,除非周立波用行动征服北方地区。周的打桩模子所有人都觉得会因为采用沪语作介质变得不好传播,但我相信任何城市里都会有那么一群很像木头桩子在街上晃荡的人群,一旦想到他们的集体形象观众就很容易引发共鸣。

你看,到了特定的情况下,传播又能够突破介质障碍。

到底是A还是B,就得看你到底有多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