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做尽,势不用尽,话不说尽,福不享尽。”

    几个月前,读《自慢》时,见作者何飞鹏先生写道:在赚最后一分钱时,他会把手放开,给竞争对手留些余地。一个月前,偶得一句话:“事不做尽,势不用尽,话不说尽,福不享尽。凡事在不尽处,意味最长。”联系想来,颇有几分道理。

    这几天,将“凡事在不尽处”的道理,用在博弈论的学习上时,一下子豁然开朗。Nash均衡理论指出,在非合作博弈中,每个竞争者选择自己的最优策略(可能跟其他竞争者的战略有关,也可能没关),从而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有竞争者的最优策略组合,即为纳什均衡这种策略组合由所有参与人最优策略组成。其实,说到底,就是win-win的策略。

    如果我们把博弈模型简化成只有两方参与,将收益量化,可以用下面的例子做个简单的示范:         A          B a    (5, 5)    (-2, 7) b   (7, -2)    (10, 10)     从中,不难看出,(10, 10)的状态对竞争双方都好。(2, 8)或(8, 2)的状态下,虽有一方有绝对的市场领先优势,收益却不是最大。非零和Nash均衡和零和(zero-sum)的区别就在于,竞争市场总容量在不同的竞争者策略组合下,可以不同,而且有很大的不同。这个其实不难理解,竞争的各方虽有强弱大小之分,却都不是傻瓜。有影响的一方出了牌,其他各家也会相应地调整战略。
    我联想到了两个例子。     清朝时期,红顶商人胡雪源曾一度不可一世。他在做丝绸生意时,比较狠,很多竞争对手被逼得关门停业。但是,这世上精明之人并非只有他一人。后来,在一次商贸战中,许多竞争对手采取了针对胡记产业的策略,最后胡雪源惨淡收场。     最近,《纽约时报》报道了Intel和AMD一场官司了结案。     http://www.nytimes.com/2009/11/13/technology/companies/13chip.html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Intel和AMD一直官司不断。Intel是芯片业的老大,用尽了各种办法抑制AMD对其造成的威胁,其中包括与客户签订协议,不许或限制对方购买、宣传AMD的产品,有点拉帮结伙的味道。AMD自然也不是好惹的,采取了许多反击对策,并援请市场监管部门帮忙。最后,Intel疲倦了,付了一大笔钱给AMD,并提出签署一系列互惠协定,欲了结这么多年来的官司。当然,Intel还有其他考量,其目标想必还是为了最终运营收益最大化。目前,双方还在沟通中。

    如果从全球对芯片的需求来看,后一个例子算是zero-sum game;但是,管理层更关心的可能是公司市盈率等参数,那么,就不算是zero-sum game了。

    当然,市场里什么样的状况都有,Nash均衡的例子也不仅限于此。“势不用尽”并没有普遍代表性,但是,它至少反应了一种态度和一类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