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又生病了……
我自己都对自己很郁闷,没办法,成都的鬼天气一会一个样子,我被折磨的声带再次受损。几乎每次只要一上火发炎什么的,声带都成了第一个遭殃的器官。对我的声带,我真的很抱歉。还好声音在病好后没有什么大碍。呵呵,所以这辈子恐怕只会和主持这样的工作渐行渐远,偶尔这样损伤一次发个烧啊之类的,身体还真受不了。

春天来了,大家都开始疯狂的思春。我还好,对春这档子事儿始终没什么兴致。偶尔会想,会不会以后都没有什么兴致了?天哪……

发张照片,生病的时候照的,怎么感觉病魔让我变得更英俊了呢………………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