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世界杯来了
看了素手的世界杯历史,发现我的历史只能从1998年算起。
那年,华西报的标题是《今夜,足球撞动地球》。好像华西很多名编都出自体育部,也许体育新闻总是更能让人热血澎湃,更有创造的活力。
其实我是个伪球迷,能记得的看世界杯的经历,都与聚会有关。
今年开幕式,因为大学同学来了,约在宽巷子一家院子里,喝酒,闲聊,看球,倒也撑到了半夜。
非洲人民太朴实了,那穿越非洲大陆的脚步,只不过是印在花布北面的脚印,翻过来就走成了一条道路,一布两用,低碳环保。哪像中国人,运用巨额资金、古老的四大发明及最新的3D光影技术,才完成了所谓的世纪足迹。这一盘,山寨的不是中国,但非洲人民山寨得更有趣。
还有,那只推动普天同庆足球的巨大的屎克螂。原以为再怎么着也是那只吉祥物狮子跑出来踢球吧,没想到来的是只黑色的屎克螂,几个人就把它整出来了……
特别自豪的是,像我这样的中年富态大妈,也能上场表演世界瞩目的开幕式节目,裹上彩条布,随意晃动身体,感觉之巴适。如果是中国团体操,那还不得从全国的文艺团体里海选啊。

2、看球
这两天还是看了几场球。
老马好耍,激动得现场客串球童,胡子也巴适。
韩国人争气,进了两个球。
中国队最惨,跟世界杯盘盘没得关系,都遭拿来当段子说。网上流传的关于中国队的视频,简直ZHUAN了个稀烂。

3、去藏区
哪里都可以,看看风景洗洗眼睛。
再磨炼一哈我的摄影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