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简直可以和夏天的裙子相比
越往上就越是雪白,高跟鞋
颀长的双腿,连裤袜和突起的
臀部,对于喜欢裸露的女人来说
这就是夏天的全部意义,然而
低胸连衣裙和带蕾丝花边的肉色
文胸,不断地证明这是五月
那些男孩们穿过饭岛爱的阴影
聚精会神地做着家庭作业,人们
无法理会这巨大的力来自何方
对于司法部长也是如此,用
靴子和卷宗垫高二十厘米,弄乱的
却是英文法典,高级燕尾服
香槟酒和各种型号的假发
使他们凌驾于传统的手抄本律法

2
泳池应当感谢夏天的提早到来
使它们完全摆脱了孤独,那些平时
习惯于鸳鸯浴的长官们和洗惯了
牛奶浴的贵妇人们也把双腿秀出水面
用鹅脖子或者带蹼的手掌拍击
海平面,被误认为是激起的浪花
室内训练场经过匆匆的改装,就
成了平民游泳馆,平铺在泳池
中央的塑料管子被人为地抽去
增加了管理的难度,持有泳池股份的人
却承认这是他们的得意之作
他们知道怎样吸引大众的眼睛
就索性免费提供泳衣,那些
薄薄的弹性面料把身体裹得发胀
这也是某些人来到泳池的真正原因

3
我并不反对他们去泳池,就像不反对
他们到桑拿中心进行异性按摩
谁都知道那里有问题,或多或少
但诱惑太大了,好比那只苹果
连神灵也抵挡不住,,但还不至于
出卖内心的光明.夏天只是把
密封了许久的身体展示出来
仍旧是超短裙,低胸紧身衣
光滑的双肩和上了彩釉的健美
脚趾甲,看惯了高级时装展的行家
还说裸露得不够,艺术喜欢
美丽的胴体,而人值得骄傲的东西
少得可怜.但我更喜欢沿街欣赏
比如说大卫画廊,大胆时尚的
玻璃橱窗,光滑透明的玻璃
比女性的皮肤更让我着迷
对静止的美,我有更多的渴望
与其盼望萍水相逢,还不如对着
米罗的星星和小鸟静静地发呆

4
从装修豪华的咖啡馆门口徘徊
而过,它套用了一位法国老人的名字
并不能产生更多高雅 的感觉
反倒有足够的理由让我失望
既然不是老式圣母院,也没有人
站出来反对上层干部的损公肥私
何必糟蹋了先人的名字,索性
直接去劣质商品很多的府庙商城
那里才是真实的世界,公开交易
心知肚明的讨价还价,而且夏天的
绯闻也传得很少,那些粉红色的
小道消息.我一向都比较谨慎
特别是新华字典中消失了的词语
我把它们当作崭新的纽扣
缝在衣服袖子上,像只铃铛
在没人的时候,轻轻敲两下

5
苕溪路漫长地穿过中部城市
众多触手伸向各级行政部门
他们心安理得地坐吃山空,吐纳
免费文化,比如说中心广场
往左拐两次,绕过红绿灯,走过
第三人民医院,你清楚地看见
中心免费的姿态,光滑平坦如少女
完美的腹部,平躺在商业中间
骄傲地聚集了所有柔软的东西
高出地面是青嫩的草,高出草坪
是常绿灌木,高出灌木的是五笔亭
从亭子到湖颖桥,他们相互注视
穿过时间的空隙,周密得
像一组红岩雕像.只有爬上爱山台
审视沈尹默书写的大理石册页
才有哭的冲动,却坚强地忍住了

6
午后太阳高照,手在大理石上焐着
不是寒冷,只是想摸到冰冷的骨头
我低下头沉思良久.广场上不是
周末,孩子们很少,但到了晚上
星月朗照,这个免费广场鱼龙混舞|
好不热闹,松开了一天的节奏
银杏荫下有隐秘的石条板凳
幽会的好地方!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雪白的小矮人城堡,运行正常的小火车
海盗船,还有一双颤抖的小手
解开粉红色的胸衣,打开夏天的
第一扇门.累了就躺下,草坪以温柔的
胡茬接受你,侍侯你.鼓点和节奏
都正常的湖州,禁不住缅怀
失去的东西,读书人一声长叹,穿过
阳光的影子,走出府衙后花园

7
历史用旁白来果腹,真相成为
添加剂,飞英塔把双层皮肤
藏进骨头里,写七层八面的诗
爬上去,夏天就近了些,刚才缅怀的
东西陈列四周,却显得毫无意义
六百年的银杏树,老得像缪斯
垂下叶子干瘪的乳房,阳光
吹过生锈的小铃铛,第一次发出
灿烂的呜咽声.墨妙亭挂了两千年的
长卷,启功轻轻地收成折扇
仍旧是沈尹默老人的字迹,显然
比先前苍老了许多,碰到六十八岁的
颜真卿就相互作揖,相逢恨晚
六个年轻人通宵喝酒,喝进同一部
官方历史,这个历史的死胡同啊
胡瑗先生走进去没有走出来
就像黄庭坚和孙觉的关系

8
威莱大街被误认为是种植咸菜的
好地方,白萍洲淹没膝盖
沿途总有拾荒者和乞丐,成为都市的
珠联璧合,对于拾荒者,这群东方
波西米亚人,容易让我联想起
和柯平坐在席殊的深秋的雨夜
一个驼背老妇透过窗户向我们
招手,西北风刮弯她的腰
只是为了捡一张不知何处飘来的
废报纸,正巧落到我的车上
雨夜打湿了它,我们羞愧地停下
谈话,羞愧地记得自己写诗
诗弱不禁风地一吹,纸片就像
旧报纸纷飞,而老妇人仍站在那里
把报纸放进棕黄色的麻袋,走了
并不知道我们正在为她沉默

9
祖国呵一口气,把乞丐吹向全国各地
一刹那就开遍了热情的乞丐花
绥靖政策和人道主义允许他们
公然地摊开手心,伸向陌生人
他们学无赖,学嗡嗡飞的苍蝇
鼓动透明的双翅,她们细小的腿
跑得比脚夫还快,超过所有的人
他们追逐我从骆驼桥到莲花庄
那么多的苍蝇要停在我的手上
原本这蔚为壮观的都市农业文化
如今成了流行的污染病,只用
廉价喷雾剂杀不死它们,只在电视上
广播里宣传大力整治也根治不了
相对于苍蝇般的乞丐,我倒对
衣衫褴褛的波西米亚人充满敬意
他们不是把手伸向你,而是伸向大地

10
夏初没有热浪,只是平稳地发生
轻度感冒,房间里明亮极了
家具展翅欲飞,无聊的人走在
人行道上,想像人行道穿越整座城市
城市扎根在地球的关节上
地球绕着地轴兴奋地旋转
什么时候能把我们转进热带
转出轻度的重感冒,世界裸露出
一条完美的手臂,从泳池的中央
伸向虚无的天空,长统袜们正在醒来
勒住细细的脖子,免得叫出声音来
免得因虚弱占据我们的都市
看着一条街上的流行体绘和
纯洁的带霓虹灯发廊,超过忧郁的
温度将占据我们余下的全部生活
当我们抛掉所有的一切回心转意
生活反倒像一根骨头那样卡住我们
然后从生活里狠狠地拔出
就像拔掉一颗蛀烂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