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戒网这件事,对于网虫来说,那就如同女人减肥,烟友戒烟。不上网的时候都在戒网,上着网呢一边上一边心虚。不过同减肥戒烟的区别还是有的。烟友戒烟,原先一天一包,大部分人还是可以稍微减一点儿量。可是戒网这事儿,简直就是越戒越上瘾,越戒陷的越深。原先一天是上网一小时,渐渐的不但在家上网闲逛,在单位也要看看,然后就不仅‘也要’看看,恨不得一直挂着,如果一天有25个小时,大部分平常人会欢呼可以多睡一小时,努力上进的同志会欣慰又有一小时可以拼命工作,而,网虫,大约连多了一个小时这件事都不会发现……因为泡网的时候简直没有时间观念。

我是大约从03年开始染上网瘾的,03年的秋天。那年我开始读MBA,学业繁忙,上网简直就成了‘放松’。可想而知,学了个半吊子。之后,也可想而知,工作上也一事无成。

倏忽将近八年过去了,抗战都快胜利一次了,我的网瘾问题还没有解决。更糟糕的是,早年还写几个字,还为了写那几个字看看书,关心一下世界上的政治动荡财经新闻科学消息,现在简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看小白文。常泡的网站成了我的知识主要来源……

能这样下去么?能么?

这个问题,近几年一直盘旋在我的脑袋里。

戒网,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有时候独自戒,有时候几个人一起互相监督着戒。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戒不成功,只怕急功近利,定义不清,也是问题。

只想一门心思,全部戒掉。恨不得不连因特网,恨不得把网络整个从生活里头踢出去。

生了小朋友回去工作之后,稍微有一点好转。原因也特别简单,因为泵奶,每天的工作时间立刻短了两个钟头。工作繁忙了一些,家里又多了个噪声源,每天忙忙叨叨的,上网也真的就少了不少。网瘾这件事,绝对的越泡越想泡,泡的少一些了,瘾头也就稍微的小了一点,我觉得。

断奶之后,因为已经养成了一点点的习惯,工作的时候更加专心了一些,效率,也自然高了不少。更直接的好处,就是开始和几个朋友一起锻炼——虽然我们仨,都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恶习。

不过,从量变到质变,恐怕要归功于此次的回国。

今年的春节,我们回京来着。回京期间,因为小朋友行李成山成海,第一次长假期间没有带电脑。因为我的手机是爱疯,为了怕传说中可怕的国际漫游账单,也就撂在了美国。我和路人俩人只带了一只kindle回国,上网变成了用kindle来阅读——只能读,不能写。虽然家里有电脑,但是等到一天过去,晚上同爸妈一起看了电视聊了天以后,时间也就很晚了。因为白天没有泡,因为晚上没有泡,想跟上网路形势真的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一天没有泡,两天没有泡,落下的也就越来越多。网路世界蹭蹭蹭的往前走,而我原地踏步,代沟,就这么悄悄产生了。

回美,掰着指头一算,呦,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戒网。

如果一定要列出戒网的好处,那其实非常简单:
每天有了完整的工作时间。上班的效率大大提高,回家基本不用加班,晚上可以早早睡觉,第二天精力充沛。晚上不用泡网不用加班(BTW,这两件事在过去经常是一起进行的),也就可以干别的了。我最近开始了一幅十字绣,看了期待已久的sherlock,甚至连博也终于有空写了。大学同学跟我商量投资的事情,很久以来的第一次,我觉得我有时间做research,甚至连家里,都有时间小小的打理打理……然后,人,脸色好了不少,体重轻了两斤。

这一切,不过是白天上班的时候,控制一下,不要到各大网站乱逛浏览。如果一定忍不住,那一天不可以超过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最好在五分钟以内。

你说说,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么其实非常基本的职业操守的事情,为什么让我浪费了这么多年呢?

昨天傍晚的时候,小雨簌簌的下,我拎了个篮子,去外头园子里。莴笋已经长的很高了,掐了点叶子回来炒菜,又顺便把空心菜种下去。韭菜因为最忌的雨又窜高了一截子,明天正好掐下来炒蛋。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应该是已经戒网了。我还从互联网里寻求我需要的信息,我还会在互联网上同朋友们分享我的生活我的想法,但是我已经不再依赖互联网,不再把时间无谓的丢那个叫做‘泡网’的无底洞里头去。

回国的时候,我拎了一个泡菜坛子回来。

想想,真有点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