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夏天的昨天。和属于昨天的夏天。
轻轻挥手。说一句亲爱的再见。
再见了。
我的小情绪。
我的犹豫我的固执和任性。
我的感冒我的失眠。
我的一意孤行我的招摇过市我的失魂落魄我的不可救药。
我的可笑我的软弱我的隐忍和退让。
我的以为我的假装。
我的视而不见。

凳子说再见不是离别的话,而已期望相逢的话。
何处相逢?
如果这一处的离别,是为了下一季的相逢。
那么,何处相逢。

说了千百次的再见,最后对自己说再见。
是回头说的,表情认真用尽力气。
又好像是在说给另一个人听。
说在心里。
那块潮湿柔软无法触及的地方。

你还记得吗?
你给我买的冰棍。 
我把他丢弃在路边。
我说我生气了我生气了。
可是你不记得了。

我的小小的伤感。
带着一路疲惫的期许。
缓缓而来又缓缓而去。

我8号出发。
希望那个《狗狼》快点结束。
希望这星期能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