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

绳子上的结又多了一粒 
空荡荡地 
穿过风,穿过阴晴不定  
穿过早春的嫩芽,冬天未落尽的黄叶 
节日的喧嚣还在 
欢乐依然盛行
那盖在上面的被风吹开 
露出的屡屡让人别过脸去 
那如鲠在喉的 
终与笑声一同咽下 
我终究无话可说了 
踌躇的是脚步也是内心 
曾经坚硬的依然坚硬 
锋利的依然锋利 
只是如今一把向外一把向内 
你所承受的未交于我 
我承受的终究是你的 

 过年  

不知年,不知时日
 弯下腰,剪去头发 
说出的话语一年一年 
桌上的饭菜一年一年 
门前的大山 
一年一年  

路过
 
车轮之上,遇见夕光下 
静默的远山,低矮的村庄 
温婉的树,成群洁白的野花 
水塘如境,青草生芽 
这一切竟是那么好 
像是隔世,像是短暂的别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