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集的应酬,不食人间烟火的职业,整天处理的是杀人、放火、强奸、抢劫、贩毒等事件,心情持久压抑。难得有空,到大街上闲逛,夏日的炽热,加上满眼明晃晃的女人大腿,晃悠得我瞬间心情失落,不自觉告诉自己,还真是不可遏止的老了。 

如我这般年纪,一个尴尬的年龄,对世界一知半懂,对女人浅
尝辄止,如果说生活像游乐场的旋转木马,那么除却工作外,到目
前为止都还没够到过那个铜环扶手。当周遭的事物永无休止地环绕
着我运转时,我也会凝望着它——金光闪烁,充满了承诺,但却是
可望而不可及的。虽然也曾试着去抓那难以捉摸的铜环,想据为己
有,但命运之神总是将最好的奖品留着不发。
笨拙的尝试永远都是差一点。想一想那铜环,它是我们所熟悉
的、多数人认同的成就的象征。对少数幸运者而言,那铜环会奇妙
地自动解套,像条摇着尾巴惹人怜爱的小狗往你身上钻,直接地落
在他们的大腿上。至于我,明显不属于他们这一群。另外有些人凭
着本身的聪明才智,也能获得一串铜环。我也不是其中的一员。大
多数的男女辛勤耕耘一生,晚年也能获得命运的铜环,作为他们多
年来坚守单调、艰苦、诚实的工作的奖赏。
这几年,其实是我内心焦灼的几年,甚至不小心把自己给烧灼
了,趟过了一场工作劫难,现在想来,生活还真是难,要面对许多
忠诚与背叛,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而夹杂在各色人性中的我们年
轻的个体,往往遇到这些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如果频繁偏离狭窄
的正道,走进太多的死胡同,那么最终会迷失自己,受到规则的惩
罚。这小段时间,在人生的高速公路上,繁忙的交通让我穷于应付
,因为我已在旅途某处遗失了指引前往我一度向往的目的地的地图
,于是,不可避免的选择回避,可回避却让我终究遍体鳞伤,单纯
的年轻,对付不了老辣的年轮。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我在这阶段过分的相信了感情。职场上持
续性的欺骗已使我疲惫不堪,骄傲的双肩在卑微存在的压力下垂了
下来,而且老是觉得非常疲倦。那时候的我,只希望,当命运之神
拿出铜环时,对大家一视同仁就足够了——不论你所凭借的是幸运
、才能,或勤奋的工作,但是,你取得铜环前,必须站得高,并直
视命运之神的眼睛,这是我那段郁闷时候的收获。
从自出生起,我对人性就储存了足够的怀疑,我不相信任何人
,更不相信所有花言巧语,其实,我更不相信爱情,不相信能有两
个人能那么艰巨的走完整个人生,为此,在我道貌岸然的努力下,
从不曾有颗媚俗的心。DQ是这时候,不小心跌撞出来的。这个女人
,无论我曾经多么怨恨,我必须留心措辞,是的,我的确很爱她,
而且某段时间欲罢不能。她以瞬间的天真和飞蛾扑火般的热情融化
了我,并且,让我我尝试相信爱情,她并不如我接触过的女人,那
么多美貌,但内心里的天真足以打动一个工作中的困兽,于是,我
生平第一次相信一个天真的女人,这是人生对我人生观开的一个幼
稚的玩笑。
可是,命运之神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经常有惊人之举。就在你
想好好把握这一局球赛的时候,命运之神看了一下几个垒,抓住球
,挥动手臂,投出一个快速的变化球,使你三击出局。突然之间大
家都能玩了。人生就是这么曲折离奇,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姿态
,恰好的一个轮回,我彻底的顿悟了自己,为此,我赚了生平第一
个昂贵的痛。
现在的我,被木马转到这个岗位上,整天与所有的犯罪打交道,
并且站在正义的一方,道义让我日子过的凛然,但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也会望着这个粉饰太平的世界发呆,这个时间是好,抑或是坏。
做的事情,是教义还是邪恶,都分不太清,至少,想想让人觉得颓
废。我与抢劫犯打交道,看到他们欲望的内心;我与杀人犯打交道
,又看到对生的留恋;我试图挖掘卖淫女的内心,往往偷窥到一段
卑微的故事;我经常看到犯罪事故现场,望着那不可逆转的生命,
会不可思议的认为,大概,他们那个状态才是最幸福的吧!甚至,
我还会偷偷的怜悯他们,我还想,等我彻底老到看到女人的大腿都
冲动不起的时候,我要将这些都写成一册只有那些被规则审判的人才能看懂的书。我认为,他们的十恶不赦,是由于理解他们的人也
太少了,这些违反社会规则和道德规范的人,他们倒在了心灵的围
墙之外,我们,是不应该屏弃他们的。
如果我是造物主,我决计不想要人类储藏记忆,因为,人应该
活在当下,过去的,美好还是遗恨,都属过眼云烟,沉浸在过往,
其实是没有勇气的表现,因为,时间过于残酷,会一点点吞噬充满
欲望的人们,经历了一些世事,性子会慢慢宽容下来。对于我,酒
量是一点点不如以前了,对女人的欲望也慢慢颓废了,对道德标准
也一点点降低了,对生活质量也一点点随意了,这些,或者,所有
的人都要经历的阶段吧!
反正,除了心灵,我再也不会是真诚到为女友制造一个专制帝
国却饱受误解的我了,再也不会是以前那个在餐桌上逼最好的兄弟
把最后一杯啤酒喝完的我了。真的不行了,不行了嗬!这样吧,
委婉点说,真的老了!不许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