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毕业一周年还有两个多月,决定和我们211的老友们聚聚。
他们都是一毕业就来到广东做事的,也都算是老江湖了,我这个新晋的南下打工仔一比就有点相形见拙了。
就趁着公司补休清明假期的机会,抽空去了趟深圳,聚首地点就在老猪的工作基地,大梅沙的OCT华侨城。
赶着夜色我就登上了去深圳的和谐号列车,这车确实比一般的火车有派头,貌似新干线的外形,内部也是现代化十足,很好很强大。
到了深圳站,龙舟和老贺已经早早的在等候我了,老同学见面确实是分外亲热,但是感觉从前的影子还在,就像是昨天才分开一样。我们马上赶往大梅沙。在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之后,终于到了,老猪和郭郭出现了,郭郭愈发地瘦了,通宵工作的结果,老猪则是肥硕了不少,看来是安逸的工作所造就的。上到KTV,见到了李敏,还是那样的豪气十足,只是发型更加的有型了。以前我们寝室的一帮伙计聚在一起没别的,就是两个字——豪饮~不过发觉现在大家有了些许收敛,不知是身体的问题还是心理的问题,或许是工作在外已经喝的太多了,但是我们的老传统喝酒游戏还是要玩的,虽然很简单,但是很有意思,我们都很钟情于此。不过确实夜已经很深了,稍微玩了一下也就都困倦了,去到老猪的大本营,我们七八个人在老猪的二层小别墅里也很是惬意,夜深人静,环境很是怡人,周围都是群山,山中都是修的商业别墅住宅,又安静又舒适,倒头大睡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
之所以选在老猪的基地聚集除了环境舒适之外,更重要的是想满足下我看海的愿望,自己确实比较老土,这么大了还没有机会真正近距离见识海的魅力,这次就要得偿所愿。第二天午饭之后集体杀向大梅沙沙滩,那叫一个壮阔啊,那叫一个浩瀚啊,因为最近天气还算比较热,又是周末,那个人啊也是一片斯片斯的。赶紧靠上前去,我都迫不及待脱鞋除袜,和大海来了个亲密接触,凉凉的海水,咸咸的味道,真的很咸,不时地冲上一些海草之类,海风夹带着一丝腥意,卷带着海浪不断地冲刷着海滩,就像歌中那样“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尝试着往前走,可又被劲力十足的浪花驱赶回来,周围有很多人不顾海浪的起伏,一个猛子扎下去,来了一番遨游,畅快无比,头顶上还有游客在由快艇牵引着的滑翔伞上呼啸而过,相信一定很爽。我们一伙子坐了半天,有些乏味,此时艺术细胞顿时又充满全身,决定在沙滩上创造一个艺术作品,说干就干,不消一时,一个“沙滩裸女晒太阳”就诞生了,呵呵,毫无其他成分啊,纯属艺术上的,谁叫我们都是学艺术的呢,果然引得很多路人驻足观看,或者赞许,或者颜面一笑。就在顿时我们“邪念”又生,在周围挖了很多的深坑陷阱,再用东西遮盖上,马上不少路人陆续中招,在观看作品的同时突然脚踩入深坑,一声惨叫之后周围人群起而笑之,中招者也很是大方,笑笑了之。其实搞搞恶作剧也算是一种放松,欢笑之后很是舒服,海风的吹拂,大家此起彼伏的笑声,暂时使我忘记了现实的困苦,重回了无忧无虑的象牙校园。
大学转眼间结束,好似一切都还没有做好准备,但是现实已经迅速的降临,四年的老友各自纷飞,好像前面的四年都只是在一瞬之间就结束了,但是人生就是如此,喜欢这样戏剧化地玩弄世人,我们也要习惯被玩,看着他们的面容还是那样的熟悉,只是我们每个人的心境已不是曾经的那个青涩玩伴了。永远不会习惯这样,但是却要永远地忍受这样,我们无法时空穿梭,“菠萝菠萝蜜”的咒语永远只是我们的笑谈,我只能永远的祝福大家在各自的路上走好,仅仅只是为了不辜负我们四年的情谊,不辜负我们曾经一起留在校园里的足迹。
诸位,加油啊!
imageimage

和谐号进站                                                   海边的我
imageimage

浪啊浪,快来快来                                      我顶!
imageimage

弟兄们还是那样~                                                             酷的还是酷,傻的还是傻~
image

呵呵~作品~
image

中招的人~

怀念下曾经的我们~
imageimageimage

imageimage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