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好听的歌在耳机里响起,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就突然想写一点东西。

    一个有羞涩笑容的人闪过眼前,一直孤独的人突然就想起了曾经恋爱的滋味。

    又或者,路灯点燃夜色那一刻,倒影出现的一瞬间,你觉得这个世界起码还有影子能与你不弃不离。你的轮廓,饱满立体,你走路的姿势仍像初中时,有一些急促一些沉重。

    这个世界,好多事情都能提醒你还醒着,还是一个人行走,清净又美好。

    还有什么比在工作中发现一个规律更觉得妙。《坦白讲》录了很多期,每一期审片时,我都恨不得拍死自己,如果一个主持人在我面前这么录节目,我早就在他身上用油漆涂了很大一个“拆”字。啊啊啊啊啊~~~~我问他们:我有什么问题吗?他们都说:还好,挺好的。(挺好个屁啊~~)当然我显然知道他们希望不影响我情绪,希望我能放松,希望给我一点儿面子,但是事后我再看到这些节目的时候,我恨不得把自己给吞了啊,不放醋~~

    清晨六点,醒来,八点需要录制的台本还未成稿。于是在脑子里想各种各样的段子,想啊想啊,终于花十几分钟想到一个,微微一笑,心底表扬了一下,然后撇头看见我儿子躺在旁边呼呼大睡,毫无生命征兆,我心里就在咒骂:你根本不知道你爹养你有多辛苦啊~(瞬间睡过去~~~)再醒来时,七点。好像起得过早,又没什么正经事情做,干脆再睡个回笼觉。(再醒来时~~~~八点半了~~~~!!!!!~~~)

     周一不努力,一天很崩溃。周二不完事,周三超痛苦。周四若照旧,周五很黑色。一周五天不解决,周六周日全被毁。

     周一把所有问题解决干净,之后才会有特别容易飞得起来的那种好心情。

    把要写的东西在脑子里如牧羊一般,一群一群划好区域。待到心情如黄昏夕阳般安静时,便能提笔就写了。

     把一件一件事情与工作分门别类的安置好。认得门牌号码的我,今天感觉超high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