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昨天做的一期节目,把我曾经很喜欢甚至一度经常在梦中出现的嘉宾给弄哭了。
    心里非常非常难过,也更坚定了自己不要再上台录节目的想法。
     晚上在写本期节目剪辑稿的时候,我写的很挣扎也很难过,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把稿子写的密不透风。这难道就是我要做的工作吗?我第一次对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提出如此大的质疑。尽管我写的我做的都没有歪曲事实,但是我还是很难过。
     回顾之前我在采访台上所做的一切,我在期望去还原真相的同时却忘记了嘉宾心里的感受。我为什么要为了观众的窥私欲而去做这些工作,我们并不知道观众愿意不愿意知道这些事情的背后,也许观众只是当一个玩笑,都是我们这些人在自以为是的做这样一个工作吧???
     我突然很讨厌现在的自己。也许我们总以为我们在问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但是谁知道被问者的心情呢?
     我的嘉宾哭了,纵使不是因为我们在现场有什么激进过分的举动,而只是我们的问题问到她能支撑的底线,不管我们有多少理由,她终究是哭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不是在镜头面前哭而是笑着走出镜头后回到宾馆哭了,我心里变得更难受,我连自己曾经可能会恶心的想她是作秀,都没有了理由。她是在镜头背后哭的。
     晚饭的时候,我给老板发了信息,告诉他我不想再上采访台了,他回给我的信息是:“谁上?”,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无奈的回了几条,终究没有说服他。我只能告诉自己,我不想上了。如果有人要我给一个理由,我觉得也只有一个:“我不想上了。”如果我再坐在那个采访台,也不会再有从前的我了。我对现在的自己深恶痛绝。
    如果我还能在这个岗位上,我想安静的做我该做的事情,写出一点有人情味的采访稿,不要每天这样浮躁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