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仅抱着看待《金枝欲孽》的态度来欣赏《胭脂水粉》,那么想必要失望了。
那种生死相缠、环环相扣的阴谋陷阱,并不是本剧的主线,尽管它不能免俗还是走了家族恩怨的老路。

最是记得,宋云裳照着铜镜细细描眉的画面。
镜头始终对住铜镜里那张模糊而虚幻的容颜,衬得她那莞尔一笑无比诡异。
我又忍不住胡思乱想,如果此时镜头扫过她真实的面容,是否能够瞥见一丝彷徨无措?
云裳算是本剧最大的反角,整日苦心孤诣地算计经营,装成楚楚可怜的假相,还真如明蕙所说的“每天涂脂抹粉出来骗人”。
然而“人之初,性本善”,当初一个身份卑贱、善解人意的孤女,嫁入豪门之后怎会变得如此偏激阴毒?
除了天意弄人之外,她也曾忍受过多少流言蜚语的日夜,多少泪湿枕巾的噩梦?
只有长出尖刺、戴上伪装,才能具备自保能力,或许这是她唯一懂得的生存方式。
歇斯底里的疯狂,止于女儿的一声啼哭。
是否这一声“人之初”的呼唤,终于帮她找回重重铅华掩饰之下的“性本善”。
可惜为时已晚,大错早就铸成。

一直以很平静的心情看完这部片子,也许因为它本身的表现方式并非跌荡起伏。
家族恩怨,永远掩盖在一团和睦的背后,永远纠缠着血浓于水的矛盾。
可能这就是大家族的宿命,曹雪芹用一部《红楼梦》完美地诠释了这种繁华背后的苍凉。
再多的荣耀总不能抹灭其中的血泪,繁华如锦也是海市蜃楼般易逝。
连生命的凋零或黯淡,不过流水匆匆,不留痕迹。
同样的主题之于《胭脂水粉》则可视作TVB在剧本套路上的一次突破,什么情爱纠葛、恩怨争斗只是表象而已。
祝满田应该是这种宿命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既没有丧失对亲人的关怀,又无法放弃对利益的追逐。
尽管每行一步机关算尽,他始终没敢违逆亲生大哥的意思,也不曾真切伤害祝家子孙。
直到后来被赶出祝家,还说服养子原永华替有业作证,我相信这不仅仅是利益因素作祟。
许是满田终究不能对祖传事业下杀手,毕竟他为之付出大半生的精力和心血,其中很大一部分不带私欲。
因为有过艰辛努力,所以不能接收付出与得到不成正比的结局。
无意地害死亲生大哥,正是这种心情走到极端的罪过。
但世事皆有报应,最终独生子有邦死于非命,他辛苦谋求的终点由此丧失了。
满田和雅仙的患难相扶,看着很温馨很温暖,良知未泯,这是肯定的。
可是太过沉重的心结,使得他无法化解家族内部的恩怨纠缠。
当一切繁华落尽,他只好陷入自我构建幻想世界逃避现实……
矛盾而又荒唐是满田一生的注解,又何尝不是任何一个大家族的判语呢?

大家族子孙逃不出的血缘烙印,即便不为名利,家族外表的光环和私底的隐秘亦会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像孝顺明理的明蕙,偏偏有一段难以启齿的身世之谜,任由外人指手划脚;
像单纯率直的明敏,偏偏总是感情遭人利用,辗转不得善果。

更可悲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要负担起家族的脊梁,令它不得倒塌,即使明明在日渐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