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成都后,每年回家都会经过西安,因为大姐一家在哪里做生意。

每年都会在那里待一天两天,就当是跟大姐一家团年。

但是,这一次,竟然没有见到我那个小外甥,因为,他已经学会夜不归宿了。

据说今年长了很高,比我都高了,但我到西安时,听说从早上浪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一直到我第二天中午离开西安回家,都还没有回来。

他妈妈问他,你小舅回来了,你都不见见?他狡辩说,我小舅回来,那么多人想见他,我就不凑热闹了,反正回成都时还要经过西安,肯定会见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在我回成都时,还是没有见到——他不仅学会了夜不归宿,而且学会了连续地,夜不归宿。

今年,他16岁。

 

我的小侄子,也已经长得比我高一点点了。

这一趟回去,我不断感叹说,这一代人,真的是营养好得多了。这个子,绝对是跟营养有关系。而我在初中上学时一日两餐,每顿饭的菜,都只有一毛五分钱。而在最长身体的高中时,我曾经创下连续三个月只吃馒头不吃菜的记录,因为当时,我丢了同学的一个随身听,我必须通过节省菜钱来还上。之后,我就开始有了白头发。

我的小侄子现在不仅高了,而且帅了。不仅帅了,而且是彻头彻尾的帅了。他继承了我们家和他妈妈家各自最帅的那部分传统。我父亲曾经是一个帅哥,年轻时的照片为证。也就是说,我们家也有帅的因子。

但是不读书。已经彻底放弃了。在学校谈恋爱,打篮球,还打算在学校养狗。

我嫂子说,你这样以后谁敢嫁给你?

他说:你想要黑的白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我都可以给你引回来。

他妈无语。

他已经彻底领悟了他的帅。他曾经有一个QQ签名这样写:如果帅是一种错,我已经一错再错,如果酷是一种罪,我已经罪恶滔天。

他还用过一个QQ的名字,叫作:奈何桥上等情人。

我相信这都不是他的原创,但是,他选择的还是很酷。

他今年,17岁。

 

龙应台曾经说过总结过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的那种特征,具有明显的双面性,猛然间你发现他已经是一个大人,因为他已经具备了成人的体貌特征,但是,又一瞬间,你又发现他还是一个孩子,因为他行将褪去的青涩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回光返照。

 

现在,是他们最好的时光。我羡慕他们这样的为所欲为。虽然经常要挨打,受骂,但,所有过来人,都知道,他们都是从这样的年纪过来的。

 

为所欲为的年纪。

随心所欲的岁月。

而我却已经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