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的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钱就像精液一样,花完了还会再有。就像李白说的,千精散尽还复来。

王朔所的名言“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不过是一个京油子耍的贫嘴,没钱也有没钱的过法的

谈钱

虽说谈钱俗气,但这个问题是每一个人都逃避不了的。不如先说清楚了,坦坦荡荡做人,不必为钱困扰纠结。

我想说的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钱就像精液一样,花完了还会再有。就像李白说的,千精散尽还复来。

王朔所的名言“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不过是一个京油子耍的贫嘴,没钱也有没钱的过法的。

虽然我现在不缺钱,但是我不会借钱给任何人,因为过去外借的钱基本都要不回来,甚至还会导致朋友翻脸。如果他实在要用钱,那我情愿把钱给他,让他以后也不用还了,省得老有一件事挂在心上。钱钟书对于借钱的人有个值得借鉴的做法:朋友问他借钱,他说,朋友不要说借,我给你好了,给一半吧,不过不用你还了。这种做法尽显知识分子的狡黠聪明。不过我还没宽裕豪爽到那个地步,我的钱也有限。同理,我也不会向别人借钱。这不是说我有足够的钱来花,而是从小父母给我造成的影响。

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宽裕,经常也有拮据的时候,但是身为普通工人的爸妈总是自己想办法解决。我们家屋后有菜地,物资匮乏的年代总不至于挨吃白饭。星期天父亲还会到山上去打野味来给我们改善伙食。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家里实在没钱了,父亲就把平时收集的废旧报纸拿去卖,换得了点钱给我们兄妹买菜吃。他拿着那点钱回来脸上那愉悦的神情,至今我依然记忆犹新,那时我觉得我爸是天底下最伟大的。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不是很有钱,现在也还是一样。上初中,有钱的同学在校门口地摊肆意花钱,我只有默默走过的份。上高中,家里有钱的男同学经常请女同学出去吃东西唱OK,我们普通人家的孩子只有在宿舍里呆着看书的份。大学里,有钱的男生经常请女生去逛街吃喝旅游,我多半呆在宿舍里苦练吉他。

工作后稍微有了点钱自己支配,于是毫不吝惜地拿去买碟买书,每每一大堆一大堆地往家里扛,让老妈有点不爽:你看得完那么多吗?我听对面楼的阿钟(我的初中女同学)妈说,人家已经存了1000块钱了,你工作这么久有多少积蓄。自惭形秽的我自然抬不起头来,只好低头自我检讨。但是隔天又忍不住往音像店和书市逛去。

我是典型的月光族,工作多年仍是没有一分钱积蓄。时常抬起我的双手端详:手指间的缝隙宽宽的——典型的漏财手,看来是注定存不了钱的了。

工作没几年,因工作关系认识的一部队军官跟我借钱说有急用,一个月后还我。从小就接受“急人之所急”教育的我,毫无戒备之心,立即仗义疏财,拿出我微薄工资省吃俭用留下的积蓄给他。谁知几个月过去了他都没有还。于是我厚着脸皮催他,但他跟我打太极。我又没能拿他怎样,因为没有立下字据。几年过后,一催再催,到最后我甚至都不记得他是否还了我这笔钱。然后是整整10年的光阴无情逝去,我都差不多忘了这事。可是命运弄人,去年在一次会议上我又见到了他,他满脸堆笑地跟我打招呼,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曾经欠我的1500块钱!但是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他是否还我了——脸皮薄,没好问他。

还有一个高中同学,跟我玩文字游戏,那时他似乎在搞传销,向我借了500块钱,然后跟我说“三四天”以后还给我。那同学当年还是同宿舍的舍友,我对他也没有丝毫戒备心,加上500块钱不多,于是借给他了。谁知一个星期后找他还钱,他反问我:我不是说“三十天”的吗?我当即哑口无言,空口无凭,只好自认倒霉,决定“三十天”后再找他。结果“三十天”过后,这位同学原先的号码已经注销,扩机再也扩不通了。好!500块钱又让我认识了一个人。

几年后在罗池路上我看到了他从楼底匆匆走过,我想下楼去追他,转念又一想:算了吧,别跟这种人纠缠不清了,就为这区区几百块钱丢我的份?就当那钱肉包子打狗去了吧!

我们家小时候跟J阿姨家关系最好,常有来往,亲如一家。去年回家,我妈伤感地告诉我,J阿姨跟我们反目成仇了。我问为什么,我妈说,前两年她家里急用钱,就借给她了。结果去年我们家要用钱的时候找她要了几次都未果,她还埋怨我妈小气!跟我妈翻了脸。两家人几十年的深厚友谊就这么一朝断掉,干干净净。我妈告诉我,以后不要再借钱给任何人,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

我低头扒饭想着,这个世界,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借钱给别人都有错了。那到底还有谁是可以信赖的?

再也不借钱给任何人,我就拿我自己挣的钱去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好了。买我想买的CD和书籍,升级我的音响设备,到各地旅游,购买乐器,尽管我也清楚地知道很多书和碟我是根本没有时间去看和听的,但是不买下来放在书架碟架上心里就是不舒服,这就是典型的“草族”心理——心里长了草一样。

很多朋友惊讶于我工作十余年至今仍是“月光族”,没有什么积蓄,我却并不感到奇怪。像那初中女同学那样存钱方式我是不会接受的,我认为钱是能转化的,你舍得出钱就会有所得。例如我收藏了十几年总价值超过10万元钱的CD唱片,它们是我的一笔财富,为我带来了多少快乐和好处,难以言说,其价值绝对是金钱所不能衡量的。

    死守钱财的是守财奴葛朗台,我所追求的是快意人生。小沈阳调侃道:人生最最痛苦的事就是人死了,钱没花完。我要用我有限的生命,去花那更加有限的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