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上海看滚石演出,是我第一次在上海看演出,以前总在北京看演出,不知道上海的演出市场什么样,虽然这场演出不具备代表性,但是多少还能看出个究竟来。

期间有几分钟,就是理查兹给贾格尔暖场的时候,我跑到外面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然后在体育馆里转悠了几分钟,然后,我发现了上海演出和北京的差别。

在我转悠的时候,我只发现了两名警察,而且都在体育馆外的门口附近坐着聊天。这和北京演出场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北京的体育场观看演出、比赛,警察尤其的多。这一点我想大家都明白,1985年5月19日的事件,让北京市政府长了记性,凡是有重大体育比赛,体育场馆内外都布满了警察,可以理解,这是为了安全,国外的体育比赛也有警力遍布周围,毕竟我国的民众还没有到了非常文明的程度。

体育比赛充满了竞争,往往能激起看客们的仇斗心理,所以,加强警力,防患未然,也是对其他观众和运动员的保护,无可厚非。记得有一次,我还上高中,在工人体育场看长城杯比赛,我和同学因不满中国队题的窝囊,在看台上闹了起来,我把手里的一袋瓜子抛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前面的一个武警战士的脖子里,这位小战士急了,冲过来问是谁干的,结果观众都跟着起哄,小战士不敢声张了。这时候,坐在后面的一个当官的(大概是个排长),走过来抓住我,把我给拎了出去。我当时想,他不会打我一顿吧。没想到这位当官的把我叫到楼道,苦口婆心地劝了我半天,然后把我放了回去继续看球。我感动坏了,后来看球再也不敢闹了。

这事发生在“5·19”之前,我很幸运,要是发生在之后,就这点事,也得按扰乱社会治安拘留几天。我估计像我这样看球的时候爱闹腾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如何处理,是很有学问的,二话不说抓起来是一种办法,因势利导教育一下也是一种办法。不过“5·19”之后,好像警察没工夫这么教育人了,先抓出来再说。所以,后来去工体看球,周围遍布警察和武警。观众没得发泄,只好用京骂来解气了。

有一次在工体看假A,比赛开始了20分钟,看台上没多少人,放眼望去,倒是武警的群体非常耀眼,估计跟观众的比例在1:4左右,不知道以为是武警包场呢。这比赛看着就没劲。还好,工人体育场地方比较大,就是放进去一个师的兵力,也坐不满。但是看演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场演出观众爱看,上座率比较高,您进去那么多警察,不是占地方么。

现在,北京的演出有个规定,就是要留出一部分票给治安消防,安全第一很重要,但是,留出多少张票合适呢?好像市政府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按照现在通行的惯例,10%左右。如果在首都体育馆18000个座位为标准,那就是1800张消防治安的票。如果一张票平均按600元算的话,就是108万。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演出公司将把这个数字均摊到成本里去,然后它体现在门票价格上,羊毛出在羊身上,本来你该花100块钱买票,但是你要花130元买票。演出成本高,票价高,观众买不起,都去买票贩子手里的票,形成了演出市场的恶性循环。

问题是,真的会有1800个警察进入场地维护治安么?如果北京因为一场演出调动1800个警察,那北京其他地方的治安谁管?本来警察队伍就缺人手,假如首体和工体同时有两场演出的话,就意味着北京要调动2800个警察保护演出,如果再赶上北京现代队主场有比赛,得了,这一天对北京的小偷来说,简直是个节日。

我观察了一下,其实进入场地的警察并不多,还有一部分在场外执行任务。那这样的话,他们不是拿着门票浪费了吗?当然不是,如果是一场热门的演出,你看观众肯定坐得满满的,在场执行任务的警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所以,我们该研究一下,警察手里的那些票都哪里去了?有一部分被警察送给了亲友,还有一部分流到票贩子的手里。我看演出的时候,曾经简单调查了一下,发现门口票贩子手里的票都是有规律的,往往都是靠边,在两个看台之间最外的面的一排,或者某个角落,当然,也不全是,票贩子的门票来路非常复杂,但至少可以判断有相当一部分门票是从治安消防口里流到票贩子手里的。

这个问题,我曾经向一些演出公司求证,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演出公司也有口难言,他们说,现在观众看演出都养成了等退票的习惯了,演出一开始,票价就大跌,而且座位非常好。常看演出的人已经摸出规律了。票贩子这种行为基本上扰乱了市场,如果是个不太热门的演出,观众基本上都爱从票贩子手里搞票,而不爱从售票处买票。

时间长了,演出市场就畸形了。演出公司没有办法,但是必须执行。那么,为什么市政府部门不重视这个问题?当然,这是小事一桩,但对演出公司来说,则是大事。我常听有些官员说活跃文化市场,但是如何保护市场呢?官员们没有说过。也许治安消防的门票从整体上看多一张少一张无所谓,作为首都,安全、稳定是重中之重,多一些执勤警力也是应该的,虽然做不到像上海演出场馆那样警力比北京少那么多,但是它该有个科学的数字,就是一场演出到底该出动多少警力维持治安。不要把太多的经济压力甩给演出公司。如果这个数字被合理化,应该公之于众,让人都清楚。

另外,为了防止门票流到票贩子手里,扰乱市场,不妨专门印制一批治安消防票,外观上和普通门票有所区别,并在票面上印上“治安消防专用”字样,杜绝门票流失。这样的话,还有哪个警察敢把票送给亲戚朋友或票贩子?

我估计北京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从来不买票看演出,或者根本没注意这个问题。不妨学学上海,警察的数量,差不多能维持住秩序就行了,害群之马毕竟是少数,您没事要那么多门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