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能想到晚上伤口痛是白天的好几倍……结果就迷瞪了一小会儿。在梦里好清晰地看到天空变成一张颜色鲜艳的立体巨画【顺便分析了一下色彩关系】,红色的地面延伸到远处,成为让人不忍细看的焦黑的荒原,镜中的女人有两颗橘子做的乳房……早知道达利深谙此道,只是第一次自己梦见这种情形,不知是否是用药的关系。
也有些以前绝不会有的内容跑出来盘横不去,现在要从意识中去掉就很麻烦了。“非礼勿视”所言非虚,好奇心不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