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冒險號』:紅 鞋 子 (陶傑 20090514)

有 沒 有 在 街 頭 , 腳 踢 紅 塵 的 千 萬 對 運 動 鞋 之 外 , 發 現 過 一 個 穿 紅 鞋 子 的 女 子 ?
女 人 到 了 三 十 歲 , 未 婚 , 配 上 一 襲 米 黃 色 的 衣 裙 , 着 一 對 紅 鞋 子 , 能 把 自 己 穿 成 一 則 傳 奇 。
因 為 一 對 深 紅 色 的 鞋 子 , 在 人 海 之 中 , 永 遠 都 那 麼 Intriguing : 平 底 , 不 要 絲 襪 , 配 一 隻 黃 色 的 藤 箱 , 分 不 清 是 野 餐 盒 子 , 手 袋 還 是 書 包 , 一 頭 深 栗 色 新 燙 的 長 髮 , 一 點 紅 唇 遙 相 呼 應 。 這 就 是 個 人 風 格 , 昂 首 走 在 街 上 , 這 個 女 子 是 不 是 美 麗 絕 色 , 有 何 相 干 ? 因 為 她 穿 出 了 自 我 。
在 一 個 大 城 市 , 在 衣 着 上 , 穿 出 自 我 , 是 民 主 最 原 始 的 基 礎 。 因 為 一 個 女 人 的 性 格 , 能 不 受 鋪 天 蓋 地 的 廣 告 、 代 言 人 和 贊 助 商 的 洗 腦 左 右 , 能 撇 開 婦 女 雜 誌 主 編 每 年 傳 播 米 蘭 巴 黎 時 裝 品 牌 發 出 的 諭 令 影 響 , 完 全 由 自 己 做 主 : 衣 服 的 顏 色 、 剪 裁 、 手 工 , 經 過 主 人 的 一 番 心 思 , 這 就 是 性 格 獨 立 的 表 現 。
自 由 , 是 從 女 人 的 衣 着 上 最 先 體 現 的 。 英 國 哲 學 家 柏 林 ( Isaiah Berlin ) 論 自 由 , 有 很 淺 白 的 洞 見 :
「 自 由 ( liberty ) 是 什 麼 ? 就 是 我 在 生 活 中 的 決 定 , 由 我 自 己 作 出 , 不 倚 賴 於 外 部 的 力 量 。 我 想 成 為 自 己 , 而 不 是 其 他 人 的 工 具 。 我 是 subject , 而 不 是 object 。 我 的 行 動 , 由 我 自 己 的 感 覺 和 理 性 來 支 配 , 不 是 外 面 其 他 人 的 意 志 能 擺 布 。 我 是 somebody 不 是 nobody 。 我 是 做 事 的 人 ( doer ) , 我 決 定 ( deciding ) , 不 是 由 別 人 來 決 定 ( not being decided for ) 。 我 是 我 自 己 的 司 令 , 而 不 是 別 人 野 蠻 、 驅 策 、 擺 布 的 奴 隸 。 」
先 不 要 說 言 論 和 思 想 自 由 , 這 些 太 高 深 了 。 香 港 的 年 輕 女 人 , 可 不 可 以 擺 脫 薛 凱 琪 、 周 汶 錡 、 林 志 玲 等 一 大 堆 護 膚 品 和 洗 頭 水 的 模 子 ? 可 不 可 以 在 公 眾 場 合 說 話 時 , 不 要 那 麼 TVB 腔 ? 窮 的 時 候 , 可 不 可 以 不 穿 波 鞋 , 有 了 一 點 錢 , 可 不 可 以 都 不 用 LV ?
因 為 這 些 都 是 別 人 ─ ─ 廣 告 商 、 代 言 人 、 八 卦 周 刊 , 來 替 你 作 出 的 決 定 , 美 其 名 , 叫 做 「 潮 流 」 。 人 要 自 由 , 可 不 可 以 首 先 在 低 一 點 的 層 次 , 在 衣 着 、 鞋 子 、 飾 物 上 反 潮 流 , 例 如 , 不 用 同 一 樣 的 手 提 電 話 繩 子 ?
解 決 這 一 樣 , 再 講 高 深 的 , 可 以 嗎 ? 例 如 , 先 扔 掉 一 雙 雙 波 鞋 , 換 一 對 , say , 充 滿 慾 望 感 的 紅 鞋 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