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啦————!

 十二章啦————!

方便前情提要的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第十二章 
原文连接:  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66863.html
 
——————

作者的话我上一章开头的注释1会解释我为什么这样写蒂姆。我无比地享受并且对他回到故事中来感到高兴。所以这是第二个精彩的团聚/会面剧情。我希望我写的还好。请欣赏和评论。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一开始,杰森有种奇异的迷失感。他感觉不到经过了多少时间。他是在达米安之后睡下去的,不过那时候差不多是黎明了吧?而现在他也只能看到窗外微量的光线,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睡得更加久一点,假如不是有什么东西吵醒了他的话。一个声音。那是什么呢?他眨了眨眼,轻轻坐起来,感觉有些发晕和乏力。


“迪克!”


迪克给他用的可能有点过量的镇痛剂里面一定有些他没提到过的副作用。因为他很肯定自己看到了什么。没错,就是这个。站在他床前的少年一定是他的幻觉。他眼前的红黄绿三色制服,还有那个披风,都是他的想象,他甚至想象得出得对方的眼睛在多米诺面具的镜片后面瞪大的样子。那么,他想象的人物是不是还在……笑?!于是杰森做了任何一个有自尊心的成年男人在噩梦当中都会做的一件事;他喊了他大哥的名字。


而在迪克的名字刚刚从他喉咙里冒出来的时候,他的幻觉也喊了起来,“我就知道!”


他的兄弟以闪电般的速度冲进了房间,但是杰森的眼睛还是死盯着那个他越来越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的男孩身上……但是他必须得是。好不容易把目光从对方身上撕下来后,他看到迪克在目睹他眼前的景象时,脸上飞快地闪过了惊慌,疑惑,然后是警觉和挫败感。为什么他还是站着不动?他看上去甚至没有担心面前有个穿着山寨罗宾制服的家伙!而另一方面,这个假冒者看上去却一副兴奋地要爆炸的样子。他似乎都要跳起来了,而且……没错,他的的确确在咧着嘴笑。


“看!”那个少年对着他面前的兄弟说道,让杰森惊恐不已的是,他之后还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这边。“我就跟迪克说你还活着。他不相信我,但是我告诉过他!见到你我感到无比的荣幸,杰森!”


杰森感到下腹的刀伤和肩膀上枪伤好像报复似地剧烈地疼痛了起来,痛到他差点要昏过去,但是他的大脑仍然很清醒。“你认识这小鬼?”


迪克一副看上去有生以来第一次想要诅咒什么似得的样子,而那个男孩的兴奋表情则顿时因为杰森尖锐的语气而转变为困惑。然后——不管他信不信,但是墨菲定律就是跟定了他——达米安也从沙发那边走了过来。他睡眼惺忪地看着另外三个人,然后对新来的那个皱起了眉头。


“你是谁?”


杰森稍微有点高兴地看到那个冒充者突然泄了气的样子。他也瞪回达米安。“你又是谁?”


这场景简直就是一次对杰森和达米安的初次见面时的可怕重现。就是在塔利亚的宅邸底楼第一次面对面的时候,当他知道达米安是布鲁斯自己都不知道的亲儿子后,差点没被吓死。而且他为此朝着塔利亚吼了半天,因为她隔绝了这对父子的事情而骂尽了她各种难听的名字。想到这件事后,他心中出现了一个不祥的猜测,他大致上猜得出要怪谁,但是他不喜欢这个猜测。于是他把刀子般地目光投向他的大哥。


“解释清楚!现在!”他要求道,“不,等等。”他将手超那个假冒罗宾的方向挥了一下,动作幅度剧烈到那个少年几乎后退了一下。“让他出去,然后再解释。”


“好的,别紧张。”迪克举起手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但这只是让杰森更加想掐死他。不过他在照做之前,先转向了最小的那个,“达米安,你能先到隔壁房间待一会吗?”


他并不是杰森要求出去的那个人,不过那孩子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杰森的时候,他还是点头了。因为他不想让这孩子目睹他最糟糕的脾气,或者目击他可能要谋杀掉迪克还有那个新来的小鬼管他是谁的现场。当达米安完全走出视线之后——尽管杰森觉得他可能还在听力范围内——他愤怒地看向迪克。


“还有他。”


“杰森,”他兄弟小心翼翼地说道,慢慢地站到那个少年的身后,双手按住他的肩膀。“这位是蒂姆·德雷克。”


他有说他关心这小鬼的名字了吗?他只是想要他离开这里!他希望他脱掉那身制服,希望迪克别假装出认识这个冒牌货的样子来。各种感情都在心中飞快地闪现,可他除了愤怒以外一个都抓不住。不过他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嫉妒?这太荒谬了。


“还有他到底他妈的觉得他是谁?或者我是不是没察觉到今天已经是万圣节了?”


如果他不是因为怒火而变得如此盲目的话,杰森可能会注意到那个男孩脸上闪过的一丝受伤的表情。他慢慢地抬起手,拿下了多米诺面具,这稍微缓和了一点情况。因为脱下面具后,他看上去比较像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小孩了。但是他的哥哥说出口的下一句话就改变了一切。


“他是罗宾。第三代罗宾。”迪克强调了一下,好像觉得那很有差别似得。


杰森觉得自己几乎要吐了。他不得不紧握住自己的拳头,以防止自己做出什么带有毁灭性的举动来。“多久了?”他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下巴动都没动。


迪克吸了一口气。“大概是你死后……半年。”


六个月!布鲁斯只花了他妈的六个月就找人取代了他!就这样……彻底忘记他存在过的事实,找了个新的搭档。好像读到了他的思维一般,迪克立刻摇了摇头,然后从男孩身旁向他走来。他看上去像是在考虑是否要触碰杰森,但是杰森则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足够自制到能不跳起来一拳揍到他哥哥脸上——最好还能一击打碎对方的下巴。不过这想法一定是写在他脸上了,所以迪克险险地停在了他的攻击范围外面一点点。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杰。布鲁斯并没有寻找过新的搭档。他并不想要。”


“艹他妈的那这人穿着这身制服是干嘛的?”杰森继续逼问,“我可不信我们的世界第一名侦探居然会没有发现有个小屁孩在没他允许的情况下自称罗宾还到处蹦跶。”


“但是他需要一个罗宾。”那个男孩插话进来,然后被杰森瞪得几乎要往后退了。要是他还有心思注意的话,他会发现自己其实很了不起地并没有真的后退。“迪克说的是实话;他的确完全不想要搭档。他几乎开始一整年都没允许我跟他去现场,但是蝙蝠侠需要罗宾。他……他在失去你之后几乎支离破碎,无谋而且过激。必须要有人在他身边替他防着暗处。我很抱歉……”


然后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他在说,但是杰森没法集中注意力去听。他刚才说的“支离破碎”是什么意思?布鲁斯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这个被诅咒的城市到底做了什么……对他的父亲?各种话语还是在从那个男孩的嘴里蹦出来,但是杰森最终没法再多听进一个词了。于是他举起一只手,紧紧地闭上了他的眼睛。


“迪克,让他……让他停下。”


声音停止了,但是男孩的嘴还是微微张开着。迪克用抱歉的眼神看向他。“蒂姆,你能给我们一些……”


“不。”杰森打断他,两条腿都伸下了床沿。“我只是叫你让他别再说了。我需要一些空气。”


事实上,他更加需要一些烟,但是他没有香烟——或者任何更加有效的玩意儿;他对此并没有所谓——反正普通的空气也能凑活。迪克看上去想要争论,但是杰森只是翻翻白眼。


“我没打算去自杀,放松些。只是去楼顶透透气,就那样。”


* * * * * * * * * *
最初——最开始的时候,他还太小,小到无法理解人们为什么会同时拥有自相矛盾的情感——蒂姆小时候,在看到有一个肯定不是迪克的孩子穿着罗宾制服出现在新闻上时,感到过非常的困惑。他不明白为什么或者是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的。直到他稍微长大了点儿,更加精通这种侦查工作最后,他才对第二个罗宾以及他面具后面的那个男孩有了更深的了解。那也是他第一次开始懂得,人的确可以同时感到快乐和悲伤的。


当然,他对迪克再也不是罗宾了感到非常悲伤。当他知道杰森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以及了解从小在犯罪小巷附近长大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后,他也感到很悲伤。但是他同时也觉得高兴,因为杰森找到了一个好得多的地方,被布鲁斯这样了不起的人收养了。杰森的故事虽然开头很悲哀,但是毫无疑问会有个快乐的结尾。没理由不会的。蒂姆那时还是太年少了。


当这个完美的故事最终破灭的时候,杰森成为了一些其他意义上的存在。即使尽他最大的努力,蒂姆也永远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楚他对布鲁斯和迪克意味着些什么——一笔不可计算的损失,一个教训,一次个人失败,一场悲剧——但是对蒂姆而言,他始终是个英雄。死亡只是让他在少年的心中变得更为不朽。他没有机会像认识迪克那样去认识第二代罗宾,永远无法知道其实他也是个凡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而杰森就这样永远都是一个英雄。


除了,这个故事其实还没有完全结束这一点。


他违背迪克的忠告,来到了屋顶上。其实迪克本来应该会阻止他的,如果他没因为另外一个男孩忙的晕头转向的话,达米安。那完全在蒂姆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杰森会独自一个出现,只要他把Ra's的军队甩得足够远了。但是他和这个孩子一起来了,塔利亚一直瞒着布鲁斯带大的儿子,他让蒂姆有点伤脑筋,但是远没有杰森对他表现出的极端反应伤的大。英雄不该有那样的行为……虽然他能理解杰森经历了一些异常严苛的考验,但是仍然……


而他所关心的英雄,现在正坐在离蒂姆出来的地方几英尺远的楼顶边栏上。裹着绷带的身躯上就披着一件夹克衫,光着的脚掌则伸出随意套上的牛仔裤脚管。双手搁在身体两边的护栏上。蒂姆出现的时候,他甚至没费神抬头看看,但是让少年惊讶的是,他是先开口说话的那个。


“你换了。”


蒂姆花了几秒钟来思考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们以前从来没碰到过,然后他很快意识到杰森在说的是他穿着的衣服。他已经换上他一直随身准备着的普通服装了。让对方看到自己穿着罗宾的制服一定让他非常难受——只要蒂姆肯花一两秒种思考一下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所以他意识到这样更好。看上去他做对了。


“我很抱歉。”他说,“我应该早想到……”


“但你没有。”对方简单粗鲁地打断了他。


“对不起。”蒂姆低下了头,但是还是坐到了杰森旁边一步远的边上。青年没有动弹。感觉到稍微鼓起了点勇气后,他尝试开口说:“我可以说一会吗?”


“你爱说就说吧,小鬼。”


杰森的语气显得有些诡异的超然,而蒂姆也不知道到底哪样比较吓人,现在这样,或是刚才的怒火冲天的样子。这有点让他想起布鲁斯每次和困扰他的心魔做斗争时的样子。那些时候他常在一个安全地距离悄悄地观察着他,蒂姆总是有种感觉,在一切的表象之下,布鲁斯在害怕。害怕他要是把任何他内心所想的付诸言行,他就会淹没于其中,而且还会连累到其他人呢。也许杰森也像他一样。没关系,蒂姆下定决心似得想。他可以告诉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他讲了很长一段时间。从他是如何识破他们的身份开始,他如何试图说服迪克重新当回罗宾,以及布鲁斯是如何最终同意他开始训练,但是仍然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让他穿上制服。他说了一些少年泰坦的事情。然后他讲到他的父亲还活着,不过他母亲在他刚刚成为神奇男孩的时候被谋杀,这时杰森哼哼了一声,但是什么话都没说。他肯定以为蒂姆也一开始就是个孤儿了。


“我以前也这么想。”少年坦白,然后才纠正道,“抱歉,我是说……当她被谋杀的时候,我曾想过是不是有些事情是……注定要发生在我们成为我们现在的身份之前的。”


杰森吞咽了一下。毫无疑问是在回想他早已失去的父母。


“那是我第一次考虑要退出。”蒂姆继续说,“但是你使我确信不应该退出。”杰森抬起一边的眉毛,而蒂姆因为羞涩而脸红了一些。“我以前常……和你说话,你的旧罗宾制服。当我靠自身之力无法看清一些事情的时候,或者一些不能和迪克以及布鲁斯交谈的事情,我就会和你说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让我感觉好多了。”


杰森摇着头笑了起来,这可能是个不好的迹象。而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的内容则更加糟糕,“小鬼,阿克汉姆那儿总是有多的空房间的。”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所有人都该被送进去。”蒂姆反讽到,接着顿住了,突然意识到这话又说的有点不经思考了。“抱歉。”


杰森歪过头来,头一次看向他——真正意义地看着他!他在皱眉,“这大概是我们从见面起你的第十次道歉了。你真的有对我做了什么可怕到难以言喻的事情而我还不知道的吗?”


蒂姆愣住了。杰森说的话越来越长了!“我想没有。希望没有!”


“那就别再道歉了,小鬼。”


少年点电脑头,然后更加大胆地补充道,“我的名字是蒂姆。”对方又抬起眉毛。“不是小鬼。是蒂姆。”


杰森轻声笑了笑,不再是用那种可怕的方式了。“好吧,不是小鬼的蒂姆,你刚才说你告诉迪克我还活着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蒂姆也笑起来,“你打电话给大宅的时候我接到了。记得吗?大概是一个星期半之前。”


这次杰森的两条眉毛因为发自内心的惊讶而抬了起来。“那个是你?该死,怎么会这么巧?而且你就凭那一次电话就总结出所有这些结论了?”


“不。”他随意地耸耸肩,好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似的。“不过,那件事一直困扰着我。我觉得你听上去很熟悉。后来我觉得无聊了就在洞里拨弄电脑,然后看到了Ra's似乎在追踪些什么。还有很多都只是直觉。所以迪克不相信我的时候我也不是很意外。你不会因此为难迪克的,是吧?”


“哈,也许你还真的挺了解我的。”杰森欣然说道,“我会考虑下的。” 
Next
————————

继续就吐槽一句:
是不是觉得这一章迪克要胃痛爆了?不不不 ,其实这只是他的地狱胃溃疡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