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去过一座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奈何桥。
我在桥头看见了孟婆,并且过了桥。
可是我又原路退回了。因为桥的那头竖着一块路牌,上面写着“此路不通”。
浴血说我还是不想忘记过去。

我现在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
人在一个时刻一定要是开心或者是不开心么?
浴血说我只是不愿意在这两者之间选择。

也许不经意的言语,也许充满哲理。
却在我心里变得尖锐而生硬。

哪个人能轻易地忘记过去,我甘愿三叩九拜拜他为师。
哪个人能告诉我是非对错,我甘愿五体投地向他膜拜。
哪个人。
哪个人。

三十七摄氏度在太阳下逛街。
空调开到18度裹着被子上网。
吃火锅。
游泳。

也许习惯。
怕只是习惯而已。
更怕已经变成习惯。
其实是习惯也没什么。

一不小心把什么弄丢了,也不去寻找。
其实固执就是执著。没有任何差别。

去书店买了小说。出来直接去了对面的刨冰店。坐下开始迫不及待地看。
我觉得我就是心血来潮罢了。
老哥有了女朋友。总是陪女朋友逛街晾我了。
生气。以前总会给我买东西的。

对了,那个谁,生日快乐。
突然很想听别人喊我大小姐。
今天喊我大小姐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