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和时间一样残忍。 曾奢望夏天不要结束,秋天别来,曾苦盼烟花三月,等那乱花渐欲迷人眼。 然而不论如何,四季总是有自己的脚步。一秒是永恒的一秒,不管你觉得它是长还是短。

花和季节一样残忍。 每年一样的花,然而青春不在,勇气也不在了。只留下一个面目全非的我,看岁岁相似的花,狠命把一点物是人非的心酸吞落下肚。——谁还有心,去看那在春风里绚丽的花呢,每一朵都是一根扎在心里的刺。

你知道吗,人的细胞,红细胞120天左右,白细胞数天至数月,血小板7-14天,表皮细胞几乎天天更新,只有很小一部分细胞能维持终生。 不需几年,一个人的细胞就几乎从头到尾换了一次,你拿什么去要求他不变,你拿什么时间的承诺去质问,又能拿什么真心出来相信。不过生而为人,大家都是一样。我几乎连信自己的信心也都要没有了。

席慕容是怎么说的呢,在无人经过的山坡上,桃花开了又谢,而常常在太迟的时候,才被人记起来的那一种爱。心里的花,也许开过,你却未必知道,而如今,那谢了的花瓣,深埋在土里,带着曾经的记忆,模糊而又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