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是她的blog,把我的心狠狠的撞了一下。

昨天那可怕的星期一,我忙得连午饭也没吃,下午直接出去开会,简直要倚墙而立,没想到进得陌生会议室,未落座先看到一大束水仙,及奶油般馥郁香气。再奔波,再中年,也会突然想起,曾有人笑我:你知道水仙花儿的意思?

忍不住的想起那些年少的花。姜花,水仙,苍兰。

那天吃饭,餐厅二楼的窗正对着冬天的枝桠,配着北京少见的蓝天,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态。
我们去到天涯海角,想找到极致之美,其实有些美丽,就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