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比语言更宽广的事物——
比之坚韧或弱小,更适于孤寂生长。
如同雨露阳光,空气或自我,
扎加耶夫斯基的小侏儒的爱,
没有颜色,像糖果一样甜蜜,
像穷人的衣服,害怕熟人,
像停摆的钟,毫不介意
音乐怎样闪烁,我们怎样离开,
而离开的也许回来过。
它总在组装一个奇怪的梦。
用我们的智力,设计一个让人 
无法摆脱的骗局,告诉你
一个人也是世界,往昔
不是由时间促成,而是一小片
一小片地示意。用宽松的白日梦, 
类似的哑剧,创造了
另一个你。而他全部的期望,
像一朵花或一块石头,
只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