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被跟别人混川菜馆混多了,心血来潮想做口水鸡……顿了个整鸡,肢解到大腿时,想到妈妈小时候吃鸡总是把鸡腿先夹给我……突然很想家,在这里看到很多对明明可以在一起却在异地得毫无希望的夫妇,真是不理解啊,事业真的比和家人在一起更重要么
image

btw 没有砍刀肢解整鸡太麻烦了!要不要去买个砍刀呢……周末还想做八宝鸭,为了一只鸭子还去买把刀值不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