箬水顶着锅盖穿着防弹衣厚颜无耻地终于来更新BLOG了image,尽管一事无成,但某箬依旧平安无事的活着。还回家过了个短暂的春节,养了一身膘回来image。上礼拜回来后又急着忙护照签证和学校的事,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在维也纳过冬天了,谁知拖拖拉拉又是一年。新年计划随后会补上,去年虽然化妆品买得很收敛,不过心得和旅游日志欠账一堆,以后慢慢恢复更新吧。

这次长时间的不更新,说明了人一旦形成懒散是会有惯性的,所以今天开始会努力开始恢复更新。论文一直写得不是很顺遂,自己也没有很拼命,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下定决心不能再荒废了,3月底前无论如何要完成。

屋漏偏逢连夜雨,周三下午忽然发现家里断了煤气,开始还在疑惑是总阀跳掉了,或者是被断了煤气,自己尝试了几次重新打开阀门,但还是没有煤气。因为屋子没有收拾,居然还不敢联系房东。我家唯二用煤气的地方是炉灶和暖气,不能做饭事小,但箬水在在没有暖气屋外零下6度,室内11度的天气里过了两天image, 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过起了以前冬天穿着4条裤子3件衣服2双袜子的日子= =||| 最可怜的是晚上,因为被子很薄,就把所有的衣服都盖在被子上,鼻涕擦到鼻子破皮image

在断气事件后,让我确认了:
1, 原来人在没有暖气的环境里是不会死的
2, 我家的热水器肯定是用电的(如果断了热水那我真的要S了)
3, 戴着Burberry的全指手套,居然一点不影响我打字,不知道是手套触感太好,还是我打字水平太高,觉得如果论文顺利完成再买一副囤着= =。
4, 冻伤风和病毒性感冒是有本质区别的,冷得直流鼻涕只要不冷了,鼻涕就不流了= =,且不会引起发热等症状。

昨天,觉得家里收拾的差不多了,就给房东打电话询问还有没有别的阀门,被告知说在屋外还有个阀门,于是我开门去看,谁知能源公司给我留了个条(都怪宅女不出门啊!image),说因为安全原因关闭了煤气(大概我之前几天出门办事错过了检查时间),让我打电话XXX。

本以为欧洲人的服务习性到周五傍晚肯定没人工作了,仔细看这电话居然日夜都可以打= =,没想到WIEN ENERGIE那么有人性image。于是我联系了以后,说当晚19-21点就有人上门。大概晚上8点多的时候,一个帅小伙敲门(其实此时只要给我通暖气长成什么鬼样都没没关系),帮我开通了煤气,检查了炉灶和暖气都没有问题,煤气表工作正常以后,箬水泪流满面,浑身颤抖(冷得= =||),终于结束了两天半没有暖气的日子。

不过这几天依然很冷,即使开了半天暖气,室温也只回到17度,不过好歹不用带着手套打字了= =|||

以上是箬水经历的两天断气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