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王老师手把手教格调
SUSU   发表于2009年03月10日 22:19 阅读(11) 评论(2) 分类: 个人日记

每一个时期我都有一个固定的玩伴,从饶志辉山山侄儿到小龙DADA以及刘剑,一年一度的更替,岁月一般的无情。并且这个人必然需要聪明才智以及字字吐哺的幽默才华,否则就继续一年一度的更替,岁月就是这么滴无情。

今年这个流年轮到了邓琴。

我和邓琴都属于人缘很差的女人,人际交往上有很多变态而苛刻的标准,比如美女我们嫌太美,丑女我们就嫌不够丑,帅的嫌人家空洞,丑的我们又认为他不要脸,富的我们嫌人家没文化,穷的我们又嫌人家空有文化……总之不管心情好不好我们的人生主旋律摆脱不了变着花样的排挤。

这件事情从前倒也没什么特别影响,我们都是那种沉迷于欣赏自己的人,人一热衷起自己来别人怎么样就不太要紧,幼儿园小学高中的朋友凑合着用用就行。何况世界上50多个人跟你宛若知己本身就是一个不祥征兆,人数一多什么东西都往平庸里去,像coy那样的,往人海里一丢平凡得要昏死过去,不靠脱简直没法拯救自己,不堕落反而是另一种形式的堕落,命运的玩笑就总是酱紫直把人往绝路上逼。

但来厦门以后,我们的人缘发展到了一个空旷的绝境,这直接就导致我们很多理想很多抱负都没有办法实现。暗暗的夜里,我常常要为下次唱K到底谁来买单而惊醒,徘徊着,逡巡着,久久不能睡去。

话说福建靠台湾这里自古以来都是蛮荒之地,从前皇帝要想惩罚一个人就把他发配到这里,这种具备惩罚功能的地域特征似乎现在也没有改变。厦门人性格普遍怪异得你没法跟他们亲近——早在很多年前他们中的一大撮人就固执的决定:无论生活怎样进酒吧要统一点上芝华士,并且最好能在适当的时机谈论一下高尔夫;喝咖啡人生至少要挤过一次黑糖,听音乐一定则一定要挂靠一下第六晚;如果谈艺术“北京798我去过几次”是话题排行中最新的热门金句。当然不是说这些地方质地不好,而是啧啧称奇怎么什么样的人都要凑这热闹,七大姑八大姨二舅子三爷爷四表妹都喜欢表示自己钻到了小众的圈子里去。于是大家可以试想一下,一整下午七大姑八大姨二舅子三爷爷四表妹全揣个笔记本电脑在黑糖用MSN交流文学;晚上又全部出现在杜尚干杯芝华士,广告上说了嘛,“这世间你不能没有的三样东西——布鲁斯;芝华士;你自己!”;喝完大部分人都表示活得还不够意思形态,全转移到了第六晚听音乐,席间又有三分之一的人产生幻觉为自己拥有艺术细胞而无比感动,于是合在一起商量下个月组团北京798接受艺术的洗礼……总之,介里广泛流行的一种文化,叫小资。无孔不入的小资。

人为什么一定要活得这么煞有介事的鸡飞狗跳?我和邓琴就像堕入天堂的撒旦,处处感到不适应。

小资这个词之前我在广东一直以为是个贬义词来着,暴发户文化入侵到人文层面的进阶版本,文盲乍有文化,整个人难免有点激动,为了显示他们与长相恶劣的暴发户有所不同,于是在精神层面开始了无处不在的攀比,比名牌比格调比生活,比完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开始比文化,一箩筐一箩筐的读书,没气质。就酱紫一个魔兽世界,他们还误以为自己很有品味,还要跟你讨论品味,这种时候总让人联想到一个画面:世界上最孤独的事情不是对牛弹琴,而是一群牛兴高采烈的想要对你弹琴,那是怎样一种躲也躲不掉的人文暴力。

所以很早以前我就主张,对于智商不高的你就不应该让他读太多书,生来就是小霸王学习机就该干点学习机该干的事情,请比尔盖开飞机亲自来给他输入XP也不能指望他从此就可以为国为家怎么滴,万一激发了他们不该拥有的自信反而会促使他们更加无孔不入的粗鄙。

这一方面我和邓琴就一直表现得很有气质,该吃喝玩乐的时候吃喝完乐,该洗洗睡的时候立马就洗洗睡了,根本不需要焦虑未来或者前途,无所谓浴火凤凰还是炭火烤野鸡,虽然本身就为文化事业做过不少力所能及的贡献,但一点也不觉得搞文化是回事情,卖字像卖白菜一样随意:一个字三个鸡蛋要就要,不要的滚蛋!

混身上下诠释着两个字:淡定。

追求什么有什么好追求的,那些么西么西格调品味地东西是追求来的吗,简直没文化,人家诸葛孔明从小就立志要稳重的蹲在家里种田,低调的恨不得茅草屋披在身上匍匐着前进,但是日子到了各就各位的时候,时代的车轮还不是老老实实从城里赶到乡下拽着他滚滚而去。

人家想低调都由不得自己,介才叫做拉风的格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