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改了副标题有一阵子了,今天发生的许多好像幻影,电光火石地跳动。
今天是昨天的明天。每一天,都曾经存在过不可知的未来。有时候,你真的不知道,或者,很难相信,那样的未来是怎样达到的。
大概是三年前,第一次接触到Paul Halter的时候,
这个名字陌生而遥远。现在的新年,我们交换祝福和卡片。
五年前的冬天,
认识了ellry。在南京大学的一间宿舍,夜里灯光很暗,彻夜读了借来的“占星术杀人魔法”,也知道了岛田庄司。现在的新年,竟能收到来自洛杉矶的礼物。

每当我努力搜索,都找不到这些记忆的发源地。
乡下图书馆的霍桑,小学同学的福尔摩斯,上海书展的推理大全,高中朋友推荐的希腊棺材……
也许所有人生的命题都可以用命运来解释,命运是奇妙的,如果始终相信这一点,那么人生还有意外可言吗?
我不相信。
也许所有人生的命题都可以用梦想来颠覆。
这么看来,推理小说家都是梦想家。为了制造意外,尽情地编织属于自己的梦境吧!
直到。
直到梦境成真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