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戒指 

  茉莉终于有消息了,她Q我的那一刻,我竟然鼻子一酸,有种失而复得的感动…… 


  这段日子,茉莉换了电话,我常常不自觉地拨了那个已经不通的号码,希望电话那头有她温柔而温暖的声音出现。可她如同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一般,全然没了踪影。她今天跟我说,她好多次拨了我的电话又挂了,不想告诉我她不好,影响我的心情。她再次离开了长沙,再次想重新开始生活。这段时间,她只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想些事情,她也已经无力关心太多了,她说,她担心自己会一直不幸下去,只是还不太甘心……在网上聊了一阵,末了,她默默地说了句:“琴,你得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找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找个好男人,我无语以对。 
  茉莉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女人,坚强、温柔、善良、美丽,因为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失败和家庭的磨难,她一次次重新开始生活,却又一次次再度陷入不幸,她那么认真而努力地生活,却始终找不到自己幸福的方向。这些年,我的鼓励在她身边,可只能任凭这个孤单的女孩痛苦并折腾着,却无力给她任何的帮助…… 

  想起过往的种种,我的心蓦地悲凉起来,觉得自己有些无助。昨天才在博客里上传了小刚的《寂寞沙洲冷》这首歌,这首歌的灵感来自苏东坡感遇知音的故事。苏东坡用《卜算子》的词牌写了一首词《孤鸿》: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来往,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听这首歌的时候,很自然地想起了远方的小左哥哥,那个年少时跟我谈音乐、人生、理想的男孩。如今的他,不再愿意“拣尽寒枝不肯栖”了,他时常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不停地转换着手中的电视遥控,他那么漫不经心地对我说着这样的话:“就这么凑合着过呗”。 

  “拣尽寒枝不肯栖”,词中美丽的句子,坚韧而充满诗意。在我对知音漫长而孤单的等待中,我如同句中所说,始终坚定如初,即使有时有些格格不入的“盲目”执著,我还是那么相信幸福的将来,可是当身边坚定的群体越来越小,我会停下来想想,我如此这般,有意思么? 
   听了金海心写的《右手戒指》这首歌,让我再次充满了前行的力量。有一次,金海心去美国,看到美国有些年轻人将戒指戴在右手上,在传统意义上,左手的戒指代表自己托付一生的爱情和婚姻幸福。现在,这个流行的右手戒指,则代表着自己的独立的生活色彩。那些年轻人,在右手上戴上自己喜欢的戒指,表达自己生活的方式。金海心有了些感触,写了这首歌。 
   敏说:“有时候真想自己麻木些,如此便不会清醒地痛着。”我想说的是,既然清醒着,不如快乐地清醒着吧。我们很多人,特别是女孩,总觉得自己左手的戒指决定了自己的命运。我想,左手戒指固然重要,但当我们还没能拥有左手戒指带来的幸福的时候,我们其实还可以拥有右手戒指的幸福。左手戒指的幸福可能需要等待上帝的垂爱,但右手戒指的幸福却是自己可以创造和抓住的。这两只戒指并不矛盾,还可以相互补充,当我们拥有独立快乐的自我的时候,会更好地去爱别人,会更有力量追寻左手戒指的幸福;而当左手戒成全我们婚姻和爱情的圆满时候,会让我们觉得更加幸福。 

  亲爱的你,还记自己的纯真年代吗?那时侯,我们没有爱情,也生活得开心自在,为什么在失败爱过之后却反倒失去原来饱满的生活了呢?爱应该是让人充满力量的,应该让自己生活得更好,如果爱不再给人力量,不再让对方和自己觉得幸福了,那这份爱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任何时候,我们都有理由不因为爱情而失去自我。试试让右手戒指的变得有力量,也许这种力量会对左手戒指产生感应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