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怕做噩梦,而选择不睡觉,显然是不正确的。

每当噩梦袭来,就很难再重新睡着了。
我在早上四点多的时候思考着“小人物,大梦想”这句话。
昨天下午和Maggie一起去了成都的出国留学展览。
在天府博览中心看到N多所大学的展台,觉得很神奇。
在那些大学里,有好多所都不错,
在一群外国人中间穿插着走来走去,
听到的声音全部是英语,我发现我蛮喜欢这样的。
可是去英国留学太昂贵了,
我看了一会就没有信心了。
关于留学这件事,我想我是没有希望了。

整个十月我一分钱也没赚到。
没有钱的生活就像阳痿,
可以不用,可是每当想到都会是指致命的刺激。
我在里面游荡,
Maggie要看Birmingham大学的Hotel Management,
我们在展台那里欣赏英国来的老师表演着调酒,
我觉得挺好玩的。
可是她说什么也不肯上去尝试一下。
是不是人都是这样,
总之以后都要从事这个职业,所以就不会有激动的心情了?

我晃了半天,
找到了香港城市大学的展台,
我简单的问了一下,申请读硕士的要求是什么。
IETLS 6.5或者GRE 1200或者TOFEL 600。
我心里想,要是有6.0我就可以去OXFORD BROOKS大学了,
谁还要去香港。
在新加坡地区的看到了南洋理工大学的展台。
我又问了一下,基本要求和香港城市大学一样。
不过他们学校的管理学位需要有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
晚上在Q上碰到了Ray,
我跟他说了南洋理工的要求,
他说,你要去,
我说,有6.0欧洲都可以去了。
他说,考英语多简单。
我想要是我像以前那么学的话,这话我也敢说。
可是时世变迁,甚至这哥们身边的女人都是走了又来,来了又走。
不要说我自己的变化了。

有些东西也许注定是梦,
不如就当作是噩梦,
在每个没有阳光的清晨,
让它带领自己去回味曾经爱上噩梦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