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是我们待在暹粒的最后一天,17日凌晨时分,我们将会在飞往上海的飞机上度过。最后一天,似乎假还没有度够,回去完全不想上班的懒性发作。当天天气也像要欢送我们似的,忽然晴朗,简直艳阳高照,温度也上升得很快。

        前几天断续的大雨让洞里萨湖的水上涨过快,去路被淹没,这次终于运气好了,当天水退,可以领略一下当地海上人家的风情。

        每到雨季,洞里萨湖的水就会上涨几米到十几米不等。今年水尤其大,湖水甚至蔓延到四周的陆地人家。去路上看到当地人开着小摩托在公路上乘风破浪,倒像是骑摩托艇。富裕人家会把沙袋堵住门口,防止洪水漫进家门。更多的是住高脚楼的家庭,水总不至于流进家里。

        即使这样的大水,也完全不妨碍游客的旅行热。不少老外都是骑着单车穿梭于城市大街小巷,一品当地风情。这一路乡村不说椰风阵阵,也算棕榈成荫,稻田一望无际的绿色十分爽眼。还难得看见了种植的山竹,火龙果,香蕉等等。

image

        到了洞里萨码头,凉风袭来,即使日头很毒,还是清凉宜人。登上船头坐下,能很清楚地看到湖水里的小鱼,竟然是咱们这里当作观赏性热带淡水鱼卖的二线霓虹。

        水上船家小舟一叶叶飘来,开始贩卖饮料推销纪念品。我们坐的这艘船老大有两个小帮工,都是10岁左右的小男孩,在船头船尾上窜下跳简直跟小猴子似的,还会主动帮游客做按摩敲背,当然要收取点小费,当我快被他的高频按摩捶死之际,终于缴械投降把1刀递过去。一碗刀削面的钱飞走了T T

        海上人家的房屋类似气垫船,底部是漂浮在水面一家连着一家,然后栓条小船当出行工具,他们的一切生活都是在水上,从上班上学到睡觉吃饭,生老病死。还有不少越南居民也在这里扎根生活,或卖艺或做生意,还有直接伸手要钱的。

        湖面上天气极好,朵朵白云像棉花糖,让人想伸手撕下一块塞进嘴里。水面除了船家到处漂浮着水葫芦,还有被淹没至顶的巨大树冠。一家家或好或坏的生活,安宁详和,比起巨大压力的城市生活要轻松一些。但也意味着抛弃现代化与繁华,在我看来,各家的娱乐只有一台电视机。

        船游完时间还早,回酒店收拾一下差不多该退房。服务人员都很标准地道以中文再见。不过下午其实还有一个地方要去——崩密列。

        这个音译名倒是相当顾名思义。这座遗址是目前一处未做修复的。完全保持被发现时崩塌残损的样子。但依旧具备残缺之美。青苔,蛛网和在废墟里嬉戏的当地孩子,一切就跟北京胡同里的王府周围都是四邻八舍平民老百姓一般稀松平常吧。但这座遗址有些危险的是排雷工作并没有全部完成,因此导游再三提醒我们要按照线路游览,千万别自己跑远。

        柬埔寨,暂时只迎来11年短暂和平的国度,地雷不仅给旅游地带来危险,也危害当地百姓生活。不少景区都有地雷受害者组成的乐队,希望可以获得一些捐赠。目前主要是德国和日本的援助机构在进行排雷工作,不过大家放心,在吴哥文化圈遗址内游玩已经完全安全。不过崩密列并不属于吴哥大景区之内,近几年才逐步对游人开放。

       崩密列从整体外观来看,应该与吴哥其他的寺院结构差不多。但因为石头崩落十分严重,寺院内部几乎找不到可以走的路,政府因此修建了栈桥。但当地孩子可以在废墟里箭步如飞。要知道这些石块随时都会松动崩塌,而且还有些路是走在遗址的房梁上,没有扶手,没有辅助工具,游人得小心翼翼,但小孩子们如履平地。他们还会用各国语言跟你做简单介绍,不少自由行的客人就会付些小费让孩子们带路,在失落的文明里寻找自己梦想的天堂。

         可惜,这里真的仅仅只有遗迹,从殖民者到侵略者还有多年内战,崩密列的藏经阁地底的石棺都被掘出来抢走了宝石黄金和不少重要文物。只剩下残石堆的一汪水潭诉说着当年的辉煌。

        从崩密列出门,一只土狗趴在正门大道的沙地上睡午觉。吴哥绝对是狗狗们的天堂,这几日几乎每到一处遗址都能看到这样蛋定的狗们在树阴下或者道路边趴着休息。只有游人打开包的那一刻会坐起来用眼巴巴的望着你,使劲摇着尾巴。大概已经条件反射地以为游客会给它丢吃的。不过即使是没有喂食的陌生人,随意摸摸它们的脑袋,替它们挠挠背,它们也会安然接受宠爱,一副波澜不惊的态度。

        回去的途中午后太阳的热烈欢迎真是热得受不了,不过到晚上8点前还有充分时间享受在暹粒的最后时光。

        于是我们这群吃货又跑进老市场闲逛,扫一圈纪念品带回去,再绕回昨天光顾的店吃一番。不过这次换一家喝奶昔,价格便宜0.5刀,味道也同样不错,名字是“高棉思想”。它的对面就是一家寿司店,边上还有家就餐环境优雅的柬式火锅店,斜对面的一家意大利披萨店在网上风评也不错。

        最终,我们仍回到昨天那家大排档,吃了一回向往已久的柬式火锅。顺便点了三份肋排和一份炒蛤蜊。柬式火锅最独特之处是锡锅的顶部隆起是烧烤肉食用的,下面烧的碳火,周边一圈依旧像中式,可以浇上火锅汤底涮东西吃。相当于一锅两吃吧,涮的东西主要是猪肉,鱿鱼,蔬菜和蛋,跟中式差不多。炒蛤蜊自认为点得太成功了,这一盘分量够足,酸中带辣,很开胃,也去了蛤蜊的腥味,而且完全炒熟比烫熟要安全。我们又顺便问了下老板附近的名吃油炸昆虫,老板介绍得去菜场才能买到。咱们的胃已经撑不下,二来菜场好像卫生条件不大行啊,所以错过了去品尝世界级名菜“油炸狼蛛”的机会。

        吃完这一顿,又赶紧抓拍几张暹粒繁华街头的照片,对面的红钢琴依旧生意红火,已经有人在里头喝酒了,不过酒吧开始热闹的时刻,也同样意味着踏上我们离开柬埔寨的归途。

        乘红眼航班到这里时没有靠近舷窗,回去时别人闭眼休息,我却瞪大眼睛看着窗外,因为太美丽了,漆黑的夜空下,少云的天气让我看清陆地的情况。地面简直跟卫星拍摄的夜间图片如出一辙,城市和繁华地所在的地方因为路灯和大楼的灯光,宛如蜘蛛网一样在地面延伸,越发达的地区越是如此。再抬头看星空,平流层上观满空繁星,真的是碎钻撒在黑天鹅绒上,北极星就在舷窗左后侧,开了不知多久,一瞬看见一个明亮的轨迹滑过夜空消失怠尽,流星真的离我如此之近!

        快到上海时才迷迷糊糊睡过去,等睁眼再看,上海的美丽陆地完全是一个巨大的光线网。下了飞机,在晨曦里感受旅途的疲惫,却给我的记忆留下又一笔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