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雪编辑约谈《中华文学选刊》二三事,忆及以下。它们不具备典型性和代表性,信笔记之,或可一读,或仅仅只能是我个人的一份备忘。

 

关于王芗远小朋友的诗

最近,我在微博上看见王芗远小朋友的诗作被“热炒”。王小妮、谢有顺、贾樟柯、李承鹏等众多名流对这位13岁小朋友的诗作发表了看法,全国各地的众多报纸进行了报道。我最初读到这个孩子的诗作是在2008年,当时王芗远才10岁。当年《中华文学选刊》(以下简称“《选刊》”)有少年版,我负责过少年版《名家推荐》栏目,主要工作是向著名作家、评论家约稿,同时协助一位同事选编学生作品。

王芗远的父亲是一位大学教师,平日里他喜欢在我一个朋友的网站发帖,有一次便贴出王芗远的作品。我朋友一看,觉得一个10岁的小孩能写成这样很了不起,便推荐给我读。我们刊物的少年版当年刊发学生作品也多是中学生作品,小学生作品绝少能刊发出来。但一读之下,我发现这小朋友确实写得不错,便写了发稿单,送上王芗远的三首短诗给王干主编审查。我记得当时我没有写什么特别的推荐语,也没有说这个孩子怎么怎么有潜质之类的话——按照以往的发稿惯例,小学生的诗作是不该推荐上去的。王干主编审批的意见中,也没有说小学生的作品就不能发,淡然地同意了发表王芗远的作品。

从送审到终审,唯质为是,所以,王芗远小朋友的诗当时在这个国家级的《选刊》发表很安静,发表时也没有特别注明他是小学生,虽有其特殊性但没有制造特殊响动。三年后的现在读到王芗远的诗,发现这位小朋友确实又进步了不少。王芗远如今成名于网络,固然可喜,但也有人批评这位少年的作品“早熟”,这让王芗远的父亲感到忧虑,因为前不久武汉的“五道杠少年”黄艺博承受了来自网络成名的巨大压力。

 

关于鲁敏的短篇小说《伴宴》

任何一种选刊都不敢说已经将佳作一网打尽。总有漏选佳作的时候,但当大家都漏选的时候你却选载了这部作品,那是感到很欣慰的一件事情。鲁敏是一位实力派作家,2009年1月,她的短篇小说《伴宴》在《中国作家》杂志发表——这便是鲁敏2010年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的作品。

我知道,很多人觉得鲁敏的众多中篇小说才是给她带来广泛声誉的文体,我也喜欢她的许多中篇。同时,我很早便开始注意到鲁敏的短篇小说,或许这仅仅是出于我对鲁敏短篇的某种偏好。《伴宴》发表出来后,和以往鲁敏小说一问世便到处选载有点不一样,当然,那时我并没有注意这篇小说是否被其他选刊选载,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她的作品被选载过于频密,很多选刊便没有选这部短篇。《选刊》是最早对这篇小说进行选载的期刊,这篇小说一问世我便选报了上去,《选刊》是在2009年3月号刊出《伴宴》的,主编对这篇小说也是颇为赞赏。

《伴宴》获奖,我当然感到欣慰,如果《伴宴》不获奖,我依旧感到欣慰,因为我们选的是篇好作品。一个选刊编辑真正感到欣慰的是,你在选优秀作品,你选的作品获奖你跟着高兴。作品也有自己的命运,优秀作品即便不获奖,也不是什么非得沮丧的事情。我喜欢方方说过的一句话“写作靠天赋,获奖靠运气”。

《伴宴》通过《选刊》终审的时候,我给鲁敏去过短信,感谢她为读者写出了好作品,而鲁敏的回复让我感到意外,她竟说,感谢我们肯定《伴宴》,她说最近觉得茫然,不知怎么写小说好。

 

关于《微博精选》和《小说123》

新浪微博2009年8月14日开始上线内测,《选刊》主编王干先生有感于一种新的文体形态出现,决定2010年在杂志上每期用4至8个页码开设《微博精选》栏目。2009年11月25日上午,《选刊》召开微博文学座谈会,被网友戏称为“微博一大”,《文艺报》也曾报道过这次座谈会。2010年第1期,《选刊》成为第一家开设微博栏目的文学期刊,随后不久,各地的报刊开始选载微博作品,之后的这两年,微博书籍也满天飞。说起选载微博,我们《选刊》是开先河的地方,我觉得挺自豪的。

我们杂志的另一个名牌栏目是《小说123》。“小说123”中的“123”,指的是《选刊》每期选载1部长篇,2部中篇,3部短篇,这个创意也来自《选刊》主编王干先生。2009年《选刊》开设《小说123》栏目后,成为当时选刊中唯一全面选载长、中、短三类优秀小说作品的文学选刊。与此同时,2009年始,不少以前不刊发原创长篇小说的杂志开始刊载长篇小说,长篇小说一时成为不少大杂志“当家花旦”的现象出现了。随后的2010年,国内另一家文学选刊也打出广告,声称他们也是:“每期选载1部长篇,2部中篇,3部短篇”。

载于《新华书目报》2011年6月6日http://a.xhsmb.com/html/2011-06/06/node_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