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片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位好朋友妞妞,感谢她在我那么多无助的时刻给予我的理解和关心。心底深处,有这样一个温暖的人,弥足幸运。

    她对我的意义非凡——在我固执和懵懂时,她稍显另类的价值观和自然的先知先觉率先给我的世界打开了一扇窗,从惊愕,到接受,到臣服,到崇拜,哪怕知道可望不可即,却也是给了我一双看透百态人生的眼睛,给了我一个无需束缚向往自由的愿景。人生的意义,其实有着最率真的呈现。

     生命没有必须绝对,生命无需既定轨迹,生命是我们自己的。自己快乐,最重要。

 

懂爱不如懂享乐

读到叶怡兰的《玩味》,为一个普通女人极致的享乐触动,便又寻来了她的《幸福杂货铺》、《享乐,旅行的完成式》,惊叹于她与生活之间圆润而恰当的距离。作为一个很年轻的时候便将享乐作为人生目的的女人,我好奇她背后站着怎样的男人,能够接受一个永远将自己——而不是男人、家庭、孩子摆在第一位的太太。去问采访过她的朋友,方知她与先生19岁便相识,她两三年也不添置一件衣服,却去享受美食美景,家里满当当像个杂货铺,他却欢喜着,丝毫不怪罪她不为悦己者容。

 

享乐这件事,说来简单,对女人却殊不易。年轻时,女人享受与恋人卿卿我我,细雨中漫步。结婚后,男人开始享受事业、朋友、电玩与电视,女人只好转而享受“母亲”这个角色。然而,孩子很快有了独立思考能力,不再是她们的甜心与影子。于是又有人说,对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爱情,而是友情。可是,知己难求,泛滥的友谊又很快令人厌倦。最终,有人说,那我享受事业吧。事业却是硬的,硌得女人有点疼。

从始至终,我们享受的是依赖与责任,索取与奉献,却忘记了如何给自己找乐子。爱情的享受不过是接受婚姻责任的前奏,购物狂的最终是为了穿上新衣时赢得赞美。女人的快乐过多地依赖于他人,却不知道,人是世上最大的变数。

 

即使那些所谓的爱情、家庭、事业都能遂你心愿,你是否真的能够确定,这便是完美的人生,而不是一项光荣的任务?许多时候,我们以为到了该成熟的年龄,还像个女孩那样追求个人享乐是自私而不合时宜的,于是生活中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要做,却无法停下来问一问,哪一件事情是完全为了自己——不是任务,没有期望,不必看他人的脸色,只是因为我喜欢、我享受、我乐意?

 

世界上除了人,其它动物都知道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享受生命。享受春日的阳光,享受异乡路上的一个夜晚,享受从节俭中探出头来买一件奢侈而无用的工艺品,享受咖啡或茶,享受在大家庭中拥有一个自己的小木箱,装满喜欢的小玩偶。

享乐是一场即兴表演,靠的是没有被纷杂生活磨平的自我意识;不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成熟练达;看透世事却并不厌世的乐观。享乐是一个人的事,却可以传染,当你享受着自己的享受,旁人便快乐着你的快乐,没有人愿意天天守着一个含辛茹苦的悲情女人。于是,懂享乐的女人比懂奉献的女人收获了更美的爱情。

 

这个世界,总是这么不公平。

   转载自蒲公英在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