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二姐在公司趕制一份特刊, 二姐忽然神婆上身說要替我算命。她拿著我的出生數字算了又算, 看著數字嘖嘖稱奇說: 想不到你是一個很會為別人設想的人啊! 我失笑,說: 我看來像個自私自利的惡婆娘我知道。二姐說, 不是啊, 我沒想到你總是先考慮別人再想自己。過去你一直都只為別人而付出, 但去年開始, 你忽然會想到自己, 開始會多為自己設想, 做一些你以前不會做的事.....我盯著電腦上的圖片,臉上雖然沒有很多表情, 但卻清楚知道她在說些什麼。

我轉過臉跟二姐說: 那就是說, 我要自私一點嗎?

二姐反對: 那不叫自私, 是要先聽自己心裡的感覺, 了解自己的需要, 再去照顧別人為人付出…..

電腦螢幕的光在閃閃躍動。眼睛有點乾澀背有點累….為了趕起這個與我無關的特刊, 我又犯了自己定下的 “不加班”誡條。工作時我總是先想到別人, 從沒有想到自己。可能因為自己長得像個自私自利的人, 我總覺得做事時如果我先想自己, 就很容易被人理所當然化的變成十惡不赦的罪人了。但這世界是平的, 在對別人好和付出之前, 總要先照顧好自己的感受。

我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後悔。一段關係, 不論工作也好感情也好,完了就是完了, 不應說誰比誰付出更多, 也沒有什麼是不可割捨的。

有好長好長一段時間, 為了一份執著我在某種關係中失掉平衡,全無意識為自己的身體生活去想,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需求放到最後。那時我沒想到, 這不單沒有令事情有更好進展, 反而破壞了一段我曾很珍重的情誼。然後某夜, 也許因為累到極點, 我突然像睡醒了般極欲離開那個地方。 我記得那時你說: 為了保持我們之間的友誼, 我們得在此中止彼此之間的某個關係。我很疼惜這個朋友, 於是信以為真放下心頭大石。可是這些年來, 我們連一個平常的電郵也沒有通過, 偶然遇見你也只是勉強的說聲hi bye. 那時我想, 作為朋友, 難道我真的如此不值一顧嗎? 我真的不會這樣對待朋友的....

無論如何, 現在我會多考慮自己的需要, 學習多愛自己.......如果沒有那天的離開, 我不會有時間有空間照顧自己家人和看到別人待我的好。我把過去的都留給你了。希望你也善待自己, 和那些仍疼惜你的人們。

這的確是個特別的六月天。我開啟了接受新感情的門, 同時也把舊的丟掉。徹底地。

「昨天太遠 我回不去 前路太遠 我看不盡
我仍相信 活在我心中的一片綠」- 稻草人(來自一峰my lonely pl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