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无声的改变着中国文化。你看现在多少中国人连作文都写不通顺,就忙着学英文。忘了自己该干嘛。

英文很可怕,但它不失为一个好玩的东西。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拿它来玩,不可以当饭吃,虽然它对现在很多来说就是饭碗,但饭碗归根到底它只是一个碗,不是饭。难道你见过有人不吃饭只吃饭碗的么?玩英文,就是把英文当成一个工具,一个笑料,好比你泡妞时需要鲜花和烛光,XX时需要情趣用口诸如蜡烛之类的。在这一前一后两个阶段,蜡烛都是你的工具,但你不能就玩这工具而忘了你应该泡妞或者应该XX。英文可以很好玩,当然首先你要保证你有一笑置之的心态,玩笑之所以叫开玩笑,就是玩到笑一笑就完。如果你笑完后找我闹,那我就没法了。我只开玩笑,不开玩闹,要闹你回家关起门来自个儿闹去,只要不把墙撞穿,没人理你。当年帕瓦罗蒂先生去世时,小强就把他的经典曲目《My sun》说成‘我日’。你不能说他玩得不对,我这里用的词是‘玩’,不是翻译,他玩了,你笑一笑这事就算完了。当年高中上英语课时,英语老师叫一同学起来翻译“This size dosen't fit me ,please change one.”到现在我回忆起来还觉得我同学牛逼得不行,他站起来雄纠纠气昂昂的说:“这个马子不适合我,换一个。”你可以想像当时我们的英语老师的表情,眼睛就跟樱木花道似的想用眼睛杀死人,在我们一阵狂笑之后,他无奈的示意同学坐下。因为这位同学的杰出表现,老师对他印象深刻,几分钟后老师盯到他在跟同桌聊天。我那二百多斤的老师胳膊一挥“You,get up.”同学起身。“What are you doing?”“I'm talking.”“You,get out.”我那牛逼的同学就在教室门口一直站到下课。

我一直觉得,做任何事都是要讲天分的,学英语也是。我身边无数的曾为了学好英语废寝忘食,就差没悬梁刺骨了,考试结果却常常不及格。比如我就是一个例子,但好在我及时意识到自己没有这个天分而放弃。虽然我深知要应该努力学习才能够取得进步,虽然我牢记爱迪生爷爷的话: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和百分之一的天分。但我觉得纵使我花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没有那百分之一的天分,我也狗屁不是,所以我放弃了。所以即使我常常骂人FUCK,人家回YOUSELF时,我就无言以对。所以我觉得当你的英语不好的时候,就不要学人家FUCK了,让那些英语牛逼的人去FUCK吧。

但有一个现象我一直不理解,就是我英语作文老是拿高分,比如我曾经去试过六级(当然没过),作文分占了总分一半。从这件事情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我英语很烂,二是我英文作文很好。这两点并不矛盾,因为我做选择题都不看题的,每当我写英文作文时我就把自己想像成小学一年级学生写中文作文,这样的句子简单又通顺,效果非常好,起码我就没见过周围那些过了六级的人有作文分比我高的。这件事情只能说明一个结论:我们到大学学的英文相当于我们中文小学一年级水平。这个结论是不是让你深受打击?关我屁事,我不学英语很多年了。虽然这些年来我饱受英文不好之苦,但我坚持一个观点: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他妈就不信不学英语在中国就混不下去了。

以上所有的屁话也有一个结论:先学好中文,再学英文吧。请注意是‘先学好中文’,不是‘先学中文’。这不只是一‘好’字的差别,有些人一辈子也得不到一个‘好’字,就好比有些人一辈子也得不到一个‘女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