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查看北大的相关公告

季羡林@维基百科中文版

  语言学家、语文学家,也算是我领域的老前辈吧。校内上一个孩子说:“又一个前朝的真学人走了。”我还想说:“天朝又少了一个真学人。”本就是稀缺资源了,培养出来的新学人凤毛麟角,走掉的老学人一批一批。难道天朝今后的人社就靠官僚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