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的行程安排,是一早起来爬3000级台阶,俯瞰整个那拉提的风景。而后在那拉提镇上吃午饭后驱车赶往特克斯。老公跟着大部队去爬山了,我则和另外几个不爱爬山的小伙伴坐了150块一个人的电瓶车上山,清晨的高山森林,晨光明媚,空气中是芬多精混合了牛羊马粪便的味道,一路上牛羊如云,牧马俊美。从山脚下就看到许多高耸的雪岭云杉,因只生长于雪线以上而得名,根系非常能保水,生长极其缓慢,路过种植基地时,一排排不过比iphone4高出2/3机身的小树团团,竟然已经生长了25年,简直和海南黄花梨一样了,难怪在这里砍雪岭云杉是要被抓起来的。电瓶车的终点站在山顶,有数个哈萨克毡房,高山草原、放养的骏马、穿着花衣的哈萨克小娃儿、一点点大用彩绸扎着辫子的小羊羔……最重要的是在这里吃到了此行最为美味的羊肉串,鲜嫩多汁、肥而不腻,一点儿羊膻味都没有,虽然贵也是蛮贵的6块钱一小串。山顶上的也有牧民自己搭得漂漂亮亮对外出租的毡房,开电瓶车带我们上来的司机大叔说一晚上可以谈到800块钱,让牧民开车带自驾游的上山来,一个毡房可以住10个人,就是晚上没水没电的不太方便。我们去毡房内部看了看,铺着非常厚实的地毯,四周挂着漂亮的民族工艺绣布、挂毯和整条的狐狸皮毛,那些绣花竟然也是十字绣的针法呢。中间的矮桌上摆满了哈萨克早餐小点心,我喝了杯奶茶,吃了点干点,还抓了一把奶豆子,奶茶是直接往杯子里舀几勺处理过的牛奶,然后倒入冲泡好的红茶,里头再加入一勺类似炒麦粉之类的东西,喝着口感略咸,奶味也很一般,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奶豆子那就是奶酪捏成手指头大小灰白色的一颗,又酸又腥也不好吃……还是羊肉串最好吃了啦啦啦。在我欢乐地吃着羊肉串的时候,边上一只戴着漂亮装饰的黑色小羊羔跑过来对着我闻来闻去,那什么,我吃的是羊肉串,你吃不了啊……

下山后和大部队集合,然后一起离开那拉提景区,中午在镇上自行觅食,由于凑足了人坐满了一个圆桌,所以可以放心大胆地点上一个大份的大盘鸡,好吃那是真好吃,超级大的一个盘子,而且鸡块很多不像上海的有些店里主打土豆,吃完之后再下进去两份手擀宽面,面皮又滑又韧很有嚼劲,蘸着浓浓的汤汁,一口呼噜进嘴里,都不想开口讲话了。而且虽然是回民开的饭店,但却可以喝酒,难得在春夏季节来新疆,怎么能不尝一尝当地人自酿的卡瓦斯呢。店家专门去外头给我们买了回来,外观看起来有些像不带泡沫的生啤,是不算清澈的琥珀色,闻上去有一点麦芽和啤酒花的香气,口感就好像酒酿和啤酒的混合,我很喜欢。话说在新疆有许多其他地方从没见过的怪奇饮料,比如不是秋林也不是哇哈哈的当地品牌的宝特瓶装卡瓦斯,比如喝起来好似加了气的酸奶饮料的佳丽奶啤,还有我们在那拉提镇上的小卖部里买到的一种奇葩的牛奶饮料,叫做加益酪发酵乳蛋白饮料。吃过午饭我们往停车点走过去,有一个热爱尝试各类新奇事物的妹子买了这个饮料,打开喝了一口以后就喷了出来,还大喊一声“好难喝”,然后……猎奇的小伙伴们竟然纷纷都去买了想要喝喝看体会一下到底有多么难喝……最奇葩的是我的队友……一边说着难喝一边竟然把它全部喝完了……据说口感是液体的咸奶酪然后还有一点酸奶味道。

去往特克斯的路上,天气就慢慢地一点点糟糕起来,直到压顶的黑云降下如注的雨水,两边的荒山也显得阴沉而凄惨的寂寥。车行在山道上,速度明显变慢了,路边特克斯县的宣传牌在不遗余力地给喀拉峻草原做推广,想起在巴音布鲁克遇到的摄影大叔说喀拉峻比那拉提更漂亮,下次再来新疆一定要去看一眼。

晚上8、9点钟才终于抵达了特克斯。这个小县城在中国也算是挺有名的,因其街道形制完全按照八卦形状而建,因此也称“八卦城”,相传是当年重阳教的道人丘处机所规划。镇上有大排挡云集的美食街一条,距离我们的住所不远,于是纠集了一群小伙伴一起步行前往,各种烧烤啦大盘鸡啦清炖羊肉卡瓦斯啦,乃至于连街边大叔卖的自制酸奶都带有一点点卡瓦斯的酒味,大快朵颐之后还去街边的水果摊买了西瓜和蜜瓜瓜!西瓜可能是季节没到的关系,不是很甜,但是水分杠杠滴,而那个蜜瓜哦,我这一生至今,所有吃过的蜜瓜里,这么甜没有它水分足,水分这么足的远没有它这么甜,真心是无法忘记的美味,我好喜欢新疆的水果嘤嘤嘤嘤!

酒足饭饱已经是晚上10点多,天空微黑,慢悠悠地晃回住处的路上,经过不出意外果然位于乾卦位置的乾街上的县人民政府,政府门前的一小块空地上,一群当地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在围观几个少年跳街舞,这也是我所见过围观街舞最为热烈的场景了,少年们跳得十分投入,而围观群众们除了拿手机照相录像之外,还一直在大声喝彩、吹口哨和热烈鼓掌,气氛十分火热,最重要的是,此刻天已几乎全黑,广场上没有任何照明,只有旁边马路上的路灯借来一丝亮光,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可跳舞的和围观的没有一个在乎这个,依旧跳得认真、看得投入,也算是在魔都难得一见的场景。同时,在场地的另一边,则是一番在魔都也天天可见的场景:跳广场舞的阿姨们。啊啊啊啊啊走过了那么多地方为什么每个地方的阿姨都热爱广场舞!天都黑了啊!晚上10点半了啊!虽然人数稀稀拉拉没有上海居民区边上那么人多势众,但是这熟悉的场景还是让人觉得我果然还是在中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