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的本质,是为电影和观众提供一个合谋的暗室:导演假装知道一切,观众假装一切都不知道。你给我一个故事,我就信了。You jump, I jump。

1998年,我记住的是另一部电影《黑客帝国》。它更配得上3D。

至于泰坦尼克,“该3D的都删了”。

但是,15年后,更多的人走进了电影院。这也不难理解,当年在同学家看碟的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购买力了。或许海洋之心,还是俘获不了女人心。但15年间,多少杰克已经变成了卡尔?

在卡尔的回忆里,泰坦尼克将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塑造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形象,其实很简单。不懂艺术,罪有应得。可惜今天的商人们已经不会忽略毕加索了。

然而这个十足的商人,居然妒火中烧,把海洋之心给忘了。大难不死之后,你说他是在找钻石,还是在找露丝呢?他什么都没找到,反而坐实了反派的设定。

流浪画家和文艺女青年,毕竟更符合我们对爱情的想象吧。

显然,卡尔在屌丝逆袭的时代永远无法翻案。其实,无论是杰克还是卡尔,如果活下来,故事也就不再完美。生活太长了,却又没有长到永恒。所以失去的东西反倒显得更重要。那些被时间收回的,我们居然称作记忆珍藏起来,并从中努力攫取意义。

我们不乏打败时间的方法,可悲的是,缺少打发时间的方法。从这个意义上讲,卡尔有更大的机会幸存,所以他注定无法获胜。

我们在时间里活着,却总希望活在时间之外。电影提供了这种可能,在生活中看很多很多电影,在电影中过很多很多人生。

如果我们的生命只有两个小时,那么一切电影的剧情,都值得去试。但生命已经漫长到了这样的程度,以至于让我们都开始相信永恒了。

据说,真实的泰坦尼号沉没之时,多数妇女和儿童都无法忍心抛下丈夫和父亲,独自登上救生艇。生离死别的瞬间,他们像念咒语一样地反复说着“我爱你”,像上帝在听,像时间会记住。

可是卡梅隆却结了那么多次婚,难道能说他就是虚情假意?

有时,生活的复杂让生活缺乏美感。电影趁虚而入,迎合着我们,各取所需。

杰克说“You jump, I jump”,露丝就信了;杰克说,“好好活下去”,露丝就记住了。

如果有4D泰坦尼克,你将泡在冰水里逐渐麻木,看着你的船,沉下去。

好吧,最终,时间打败一切。可因为这样活过,也就一直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