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见到张信哲是在这个由冬直接入夏的春天。这个初春的夜晚,浓雾笼罩,让人的记忆有种不确定性。

应该非常准确的说,我每次见到阿哲都是在青岛的演出市场。所以,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起码说明了三点:

一是青岛的演出市场没有吸引力。举目望望北京、上海、广州,每年少说一百场以上的各类演出,个人演唱会、综合晚会、话剧、相声等等,各色花式,应有尽有。我相信,演出商不是傻瓜,拍拍脑袋,明儿咱就跟深山老林里摆场子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二是青岛的演出公司竞争不够激烈。话说在青岛这个地方,每天各大媒体报道差异率几乎没有,除了一些新兴小报要在市场上分一点点蛋糕外,媒体的竞争等同于无。可想而知啊,连媒体这么个格外需要竞争来刺激生产力的行业都是这样,那么演出公司自然就好好的把握好几个“大客户”就ok啦。

三是青岛的市民们对于明星的需求不足。青岛这个城市的竞争压力太大了。要供着“黄金”一样的房子,却赚着“白菜”一样的工资。怕是换了谁也没有那些个闲心去听演唱会、追小明星。追星?那是十五六岁靠爸妈吃饭年纪才能发生的事吧?与其花钱去“轰隆轰隆”,不如在烧烤摊来两串烤肉、两斤啤酒说说牢骚话来的痛快,这大概就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吧。

其实,这种分析只是我个人的乱弹而已。或者其实演出公司人脉广泛,只是青岛的观众偏爱阿哲;又或者阿哲对青岛有深厚感情,不让来都不行,任何可能都是有的。

我只是想说,有时候,哪怕生活的担子再沉重,也请不要忘记,一定不要忘记,歇歇脚,用心感受当下的风景。这又是繁花似锦的一季,愿,花之芬芳常在,赏花之心长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