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武汉话把公关和管理所要面对的冷漠态度常常用一句俏皮话来形容就是“热脸去贴冷屁股”。

过去我崇尚道家文化,认为人活着自由自在是最好,这个世界与我何干!即便没有骄傲的经济基础,至少也要高昂骄傲的头颅。不过在接受了儒家文化后,我也赞同爱人的基础是权力,有时候向握有权力的人低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于是今年过年我在领导的暗示下欣然接受了向一位有着特殊背景的亲戚送礼的任务,也就是说终于我要用我那红扑扑的小脸去贴一贴别人的冷屁股了。

穷亲戚串门自然要讲究策略,打了两次电话。第一次用家里座机打,无人接听;第二次用手机打,对方接听后说我打错了。亏我还用那样肉麻的语调去称呼她老人家为“小舅妈”。但是任务没完成,除夕之前还得接着打……O H M Y G O D!逊毙了!

冷屁股,So C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