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家里因书架放不下而塞得乱七八糟的书,翻出一本小说,李洱的《花腔》。

想了半天,才记起是以前住在文化路时,对面街角的那家民营书店的老板送的,扔在柜子里,一直没看,都忘了。

那是家不大的书店,两间房子的样子,老板是位瘦瘦的戴眼镜的年轻人,对书的品味不错,在那儿经常能买到别的地方买不到的书。因为没事时就转进来,慢慢熟悉了,后来经常让那老板给找些不太好买的书。二十卷本的《沈从文别集》和《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都是他给找到的。哪一段买书比较多,他就会送一些小书。这本《花腔》就是这样来的。有年圣诞,还送了本《圣经》给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基督徒。

那时网购还不象现在这么流行,民营书店又给打折,所以一般都在那儿买书。后来老板就开始推荐一些作者给我。象黑塞、厄普代克、莫拉维亚,都是他极力推荐的。有次他建议我读读他刚进的全套《奥斯丁文集》。我一直觉得我不太会喜欢奥斯丁。但后来读了,不得不佩服他眼光很毒。

08年搬到东区来,那边去得少了。有次路过进去,发现那店书架被挤到了角落,显眼的地方乱七八糟地放了些锅碗瓢盆小家电衣服之类,原来变成2688的网店了。老板还是他,见了我不好意思地解释,光卖书很难维持了,只好做这个了。

后来就很少去。今年有次路过,停了下,准备去看看的。但透过车窗发现店门紧闭着。不知道是关门大吉了还是临时有事。

希望老板找到了更好赚钱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