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公关生涯,终于有机会见识一场实践和理论的激烈碰撞。

看来还得从一套可能即将出品、据说史无前例的《危机管理》丛书说起吧。
尽管这套书至今尚未成型,不过其酝酿时间不知长过我的工龄多少倍,虽然我的工龄短得可怜。
就我个人感觉,老板异常看重这套书,整日豪言壮志、好高鹜远,不惜于此上倾注本公司60%的人力资源。
听她娓娓道来本书诞生缘起,正是其切身处理诸个危机案件的精彩陈述。
仿佛,她在日益剧增的企业危机大潮里经历风吹雨打,早已百炼成钢。
在场听众绝对不会去怀疑她那些激荡成就的真实性,当然也包括我。
再者,如今她既然想到更进一步著书立说,多少有些显示其傲视业界群雄的姿态。
所以我很期待亲眼见识一下,她真实面对企业危机之际,那种传说中叱咤风云的手段。
果然机会还是来了。

12月3日,绿谷集团旗下抗癌灵药“双灵固本散”,因虚假广告近3年来第22次被上海市药监局通报批评。
“双灵固本散”所谓“直接抑制肿瘤”的神奇功效,经证实纯属夸大虚假之辞,其实它只能减轻放疗副作用而已。
况且绿谷集团在销售点附近雇佣“医托”,名为“咨询”实则敛财的“特殊营销手法”,简直令人发指!
谁知,这样一个泯灭天良的企业顷刻间竟然成为本公司的公关客户之一!
老板凭借个人强势媒体的关系网,数通电话生拉硬拽外加威逼利诱,几乎封住上海所有主流媒体的嘴。
殊不知,某些积怨的宿因此时已经种下。
然而,身不由己的我们却只能为自己被迫干涉新闻公正性而唏嘘不已,除了忙着计划如何收钱的某人。
不过老板的沾沾自喜并没能持续太久,12月5日“漏网之鱼”逐渐浮出水面,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12月7日上午双方见面会谈,她舌灿莲花地半诱骗半说服绿谷集团当机立断召开新闻通气会,时间就是当天下午。
我们听说这个消息无不反对,即使仅仅出于处理措施的专业性考虑,奈何人微言轻。
绿谷集团似乎也得到一些可靠内部消息,据说市药监局下决心恶整它一下,始终犹豫着不想出头,惟恐正面对抗。
如果说对付媒体,老板扮演的是绿林大盗的角色;那么对待客户,她则把逼人上梁山的气势发挥至极。
绿谷集团最终被说服出席新闻通气会,可时间终究被耽误了,记者足足空等一个多小时。
这只是一个极其失败的开始,后来的事实证明,整场新闻发布会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错误。
抓在场记者做反面教材、与会记者群起发难拒领红包、新闻发言人难以自圆其说,一件件匪夷所思的现象相继涌现……
当绿谷集团新闻发言人战战兢兢地承认“确实存在不少违规广告”,我残存的新闻敏感豁然惊跳了一下,大错由此铸成。
老板察觉新闻通气会的不对劲,又开始实行她神通广大的媒体公关。
此时,GG一不小心向我爆出惊人内部消息:
原来12月3日绿谷集团的批评通报被压制的消息,一早被人捅到某位中央政府要员的耳中。
这又一轮的报道高潮,正是在市委宣传部直接示意指挥下展开。
至此真正幕后黑手尚未浮出水面,而台前操作人员的强大却必然注定了螳臂当车的结局……

暂且不谈此次事件的特殊性,单讲危机公关操作原则的专业角度,我们做得一样漏洞百出、荒唐可笑。
看来,一套《危机管理》丛书丝毫不能弥补实际危机公关案例基本为零的缺憾。

而自取其辱的事实,不知道能不能令某些人低下高贵的头。这一次,她完败在了她一向引以为豪的媒介领域。
金钱和人情,以及两者的综合,便可以收买所有媒体从业人员的良知和处境吗?
我宁愿相信一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