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同是来自杭州的cartier同学给我捎来好多家里寄给他的特产。
其中有霉干菜。我看到就激动了。cartier同学则罗嗦说了一大堆可能里面会生虫。
今天心情一来就做了个霉干菜排骨,把昨天的鸡汤放进去然后小火熬到干菜和肉都很酥。从来没有碰到过霉干菜这种怪物的法国室友尝了一口也用鲜美这词来赞美了许久。
我开心死了。因为两年多没有回国,这是我第一次拿地道的霉干菜做菜而且初出手就可以完胜,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