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3

今日补课,又是弄到很晚。
阿仁同学突然对我说,老师你知道昨天为什么大家不走伐。
昨天在教室不可为,最后几个娃等来等去,后来一起关灯离开教室。其实,不是男生等男生,而是小朱同学要等小徐。
昨天是徐美女的生日,小朱要表白。
笑死我了!
阿仁说,事先徐美女应该不知道的。
事情是这样的,他俩走前面,一群人在后面看好戏。
小猪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会怎么样。
徐美女说,我会踹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笑死我了!
当时,天黑了,还下着雨。
不知他们是否打伞。
然后,走到校门口,美女就被妈妈的车子接走了。


本来,我只想打这么一段流水账,现在想来又心酸。
大多数学生,连独自回家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家长不放心,或者,因为实在太晚。
不由想到自己读书的时候,一开始家里电话都没有,都是自己上学放学。
后来有电话了,可手机的使用,已经是快要高考了。
所以,我们的父母,总会有这样的体验,因为我们的晚归而担忧,或因为我们临时有事无法准时回去又没有能够通知他们而让他们操心。
我不能说现在的家长没有这种担忧和体验,但,毕竟你我的父母这辈要少得多。
上次看到橙汁同学说在医院陪外婆吊针,他想到自己小时候多病,体验到了父母养育他的不易。这是一个大二男生的成熟与成长。


我还没有能够有机会感受这样的担忧。
但是,却深切感受学生的放学时光,没有我以前快乐。至少,部分是的。
他们在放学后能和同学愉快相处的时间,居然短暂到就只是从教室到校门口,或者说,就是北楼到南楼的这段距离。
走到校门口,被各自的家长接走,或者等在门房等家长来接,和被接走的人告别,然后独自回家。
落寞啊!
休怪孩子放学不愿离校了!
我怎么突然才感受到呢!


我怀念,初中放学和Sunny一起坐两辆公车回家,之前我们会兜文具店啊书报亭啊音像店啊,或者就是买冷饮吃东西。她说她的吴奇隆,我不记得我说什么,反正那时候还没喜欢张信哲。
现在,吴奇隆还那么红!
我怀念,和Elaine一起骑车回去,她总是把外道让给我。我们一起骑一段路,我听她讲她看过的电视电影读过的书。我们也会去文具店音像店,还有书店。
我怀念,和朱宝宝及芾芾一起骑车回家的日子。她们会说动漫,说男同,说笑话。我听芾芾说《绝爱》,我听朱宝宝讲三毛啊鲁迅啊。
记忆里,都是她们说得多,我只是听。我当然知道,我也一定说了很多话,只是现在只记得那时从她们处听来的内容。
这些人,和我是很好的朋友。
我自然也怀念,高中时候的三年,和很多人一起骑车回家的日子。我们也不见得会在哪里逗留,但是,就是那一路骑行,也觉一路美好。可恶的,怎么我的记忆都是和这个人那个人去这家店那家店买各种辅导书的记忆呢?
我好好学啊!


我真是意识流
明明就想写个学生表白的流水账去,结果来怀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