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随着一天天过去,生活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都变得乱七八糟没有规律起来。这种无序的状态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越来越少的发现能够感动自己的事情了。
但是每天的日子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平时也察觉不到这种细微的失落感。
今天的确是有些特别的,特别的是我竟然会注意到这些。
所以趁着现在有心情,来写下一些也许过了今天我就会觉得矫情的文字。

     现在已经是5月2日的早上了,昨天晚上开始,重看了一遍《美鸟日记》。结果在看完的时候,心里忽然就有一种很舒服很满足的感觉。说不清楚该怎么样去形容,大概是像一种软牛奶糖般慢慢在体内融化的感觉,而很多时候,我们把它叫做,感动。
     总觉得随着一天天过去,生活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都变得乱七八糟没有规律起来。这种无序的状态最直接的体现就是越来越少的发现能够感动自己的事情了。
     但是每天的日子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平时也察觉不到这种细微的失落感。
     今天的确是有些特别的,特别的是我竟然会注意到这些。
     所以趁着现在有心情,来写下一些也许过了今天我就会觉得矫情的文字。
     
     关于感动,第一次鲜明的记忆是上小学3年级的时候,那时候的我很优秀,优秀到每次考试都拿第一才行,现在想想,一个小学生,那就是最高的追求了吧。而偏偏那一次,在期末考试中考的很差,一向要强的我面对结果,选择了逃避——从某方面来讲,这种性格一直到现在还都或多或少的残留在我身上——于是我一个人去了公园,在一处小山一直呆呆的坐到了晚上。天黑的时候,我开始害怕起来,就在那个时候家里人像神灵般的忽然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只记得当时大哭了一场,但是从那以后我便再没怎么哭过。
     后来是初中的时候,我在3班,并且糊糊涂涂的总是丢三落四,也不知道最初是怎么样开始的,我认识了4班的一个小女孩,每次忘记带书本都会去她那里借。单纯的喜欢,觉得她是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孩子。后来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有想不开的事情都会来跟我说,也许那就是一种纯粹的相信吧。但是后来的事情是我始料不及的,初三那年我一个人去了杭州学画,寒假回去的时候听到她的消息,她从5层楼上跳了下去。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落下的时候被遮阳棚挡了一下,活了下来。
我便相约几个朋友一起去看望她。她的妈妈,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却憔悴的不堪,一直哭着,我们进病房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甜子忽然抬起手,指着我说:你是王涛。
没有人能明白我当时的感觉,因为之前我已经知道她失忆,智力只有5岁儿童的水平,能记得妈妈。可是她却喊出了我的名字。喊出了一个最初只是跟他借书的男孩子的名字。现在我已经不愿意去想她是怎么记下我或者我当时对她是什么感觉,但那种瞬间的崩落感,刻骨铭心。
      再后来我就上了高中,离家很远的一个高中,住在学校里全日制。开始越来越多的接触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性格也慢慢的变得外向和开朗。我有了更多的朋友,也认识了更多的人,而最主要的,我从初中的那段日子中走了出去。
     高中是我已经走过去的生命中最精彩的部分,从最初入学军训,模考,分班。到后来毕业时候大家一起吃喝玩乐的庆祝,把书扔掉。每一点滴都是有魔法的,使我一直回味。
     临毕业的时候,收到了好几个女孩子的告白,当时真的是一件让我很有满足感的事情。不过后来那些女孩子全成了别人的女朋友我的好朋友。我们是快乐的,快乐的告别了那些年灿烂的辉煌。
     离开学校的时候,彼此签同学录,那种很厚一本的,乱七八糟的写一通,笑过就算。也因为这样的任性,后来好多人都联系不上了。
     这个城市是自由的
     如同自由的我们一样,
     毕业前 学校是我们的
     毕业后 我们拥有了整个城市。
纪念那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纪念我辉煌的高中,精彩的初中,多姿的小学。
纪念所有仍在联系和联系不上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