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是暖冬,就像我去年告诉你的,
你应该记得,你在水上踏过。
也就是那片绿色,山谷包围我,
轻轻揉着我的眼皮,把它撑大
把一切都装进去,套上封皮。

可以假装死去,再稍微绿一点,
没有人打这里走过才觉得可惜。
你说没有什么可以代替、可以
撑一枝竹蒿,去映衬那片绿色
因为不是鱼,不能游到里面去

“人走过了也就绿了一点点”
你说,“山浸到水里了,绿色
被抹的一塌糊涂,冬天很不容易了,
走吧,就这样吧,别去打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