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心翼翼地将脚步放轻,生锈的铁制楼梯还是发出吱咯吱咯的声响。慌张地四处看,所有的房间安静地仿佛睡着了。我长嘘一口气,悄声走到自己的房间。拿出钥匙,打开门,顺着墙角摸到床头,拉开灯,然后关上门。小小的灯火照亮了房间,突然觉得温暖。
                 
  喜欢这样精巧的阁楼,一间一间阻挡着不同的人的世界。这里让我觉得安静,所以也没和房东讨价还价就付了钱匆匆搬进来。有些发黄的石灰墙壁,锈迹斑斑的铁窗户,流逝的光阴年华,带走了一茬又一茬房客的欢笑和悲痛。已经无暇顾及他人,除尘擦洗,贴上一片淡蓝色的窗纸,从此让这个小房间里充满我的味道。
                 
  晚上倒也睡的沉香,夜夜无梦飞花。早上很有规律的去上班,晚上按时回来,日以既夜的生活仿佛一个精美的谎言。也许是迷恋这个阁楼的建筑,精巧的设计,在有限的土地上最大限度的设想尽可能多的空间。惊叹于这种斤斤计较的算计,倒也觉得安心。
                 
  刚来的时候房东很热心地向我介绍,楼下住了三户人,靠近门口的是一个在规划局上班的公务员,因为房屋拆迁所以出来暂住。紧靠着一位小姑娘的房子,在宾馆里上班。姑娘对面住着一个小伙子。楼上和我相临的是一对夫妇,对面是一个经常不在这里住的年轻人。房东说,他有时候来检修房子,总共也没遇到他两回。至于做什么的,我也不想多问。规划局的人是我经常见的,早上去上班的时候会看他醉熏熏地从外面回来,一脸凶像。前几天他突然问我是不是刚搬进来的,脸上赘余的肉褶皱起笑容,给人以重感。我点头算是默认,也算是招呼。今天早上又问我,是不是刚搬进来的,我说昨天搬进来的。
                 
  我在中级法院上班,准确地说算是实习。稀里糊涂地进去,总觉得每个人都和善而温暖。工作也算轻巧,对着电脑往一些条条框框里填充一些事件报道。这样一份看起来非常清闲的工作让很多同学羡慕的要死,我却分明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上班的路上,让红灯穿越我的路途,喜欢这样急急忙忙。如果有很多的事情做,或许会让成长更快一些。
                 
  这个秋天,有些暖。仲秋已过,天气还充满了骄阳似火的热情。最近天空有些低沉,也许会下雨,希望会变得凉爽一些。只是,走在一条不可控的路上,充满了变数。
                 
  大四一开始,仿佛整个大学生活就结束了。循规蹈矩的大学生活让我开始厌倦,找到实习单位后,我搬进了这个阁楼。也经常去学校,只是想走自己清醒的路,这也不失为好的方式。学校里有一些同学在复习考研,不分昼夜;一部分同学和我一样开始找地方实习或者工作,不知所以;也有一部分同学不知道在干什么,却是热火朝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走的方式不同,姿势也便不同吧。
                 
  昨天中午的时候回了宿舍拿东西,才知道我上学期的考试成绩还不错,踩着最后一个名额拿到三等奖学金。庆幸之余,已经有几个同学已经开始为我谋划怎样消费掉。有个“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同学提议,首先去吃一顿饭,剩下的钱去洗头城去找小姐。这一群孩子总会异想天开,只是梦做多了也便丝丝入扣,似乎合情合理。我却分明觉得每句话里都藏着一千个谎言。
                 
  我终究是什么也没说,也许是无话可说,也许不善于表达。总之,沉默是一种良好的生活态度。
                 
  我开始看大量的新闻稿,不停的翻阅,不停的抄写。一方面我鄙视这么没创意的写作,另一方面却改变不了我不会写的事实。我不停的写,竟把所有的思绪都写成新闻稿的形式,在电脑上敲出方正的字,刺痛了眼睛,模糊了电脑屏幕。放弃,放弃,放弃么?突然心灰意冷。如果放弃了一个机会,是不是就可以得到一个更好的机会,我不能保证。我在黑暗中祈祷不要迷失了方向。
                 
  灯火点亮了了夜空,星星都亮了。我轻轻地的拉灭灯,也许会做一个轻柔的梦。昨天半夜醒来,听见水管淌个不停。哗啦啦的,仿佛寂寞汹涌澎湃的样子。披了件衣服去关水管,尽管我踩轻了步子,生绣的铁楼梯发出吱嘎的呻吟声。刚关掉水管。“啊,啊,轻点……哦”,一个女子的声音撕破了宁静的夜。原来水管就这样无辜的淌了半夜,只是为了掩饰这撩人的声音。我匆匆上楼,面红耳赤,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突然觉得有些冷,想来虽然不冷,天气却已染秋霜,叶子开始扑簌扑簌的落下来。太阳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夜越来越长,也许梦会越来越多。头有些疼,我爬起来找水喝,暖瓶里空空的倾倒出凉。
                 
  去打凉水。小心翼翼的脚步不想惊醒阁楼的美梦,还好,楼梯似乎也睡着了。也许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也结束。“啊……”在我打开水管的时候,那个女子从喉咙里滑出情不自禁的呻吟声吓了我一跳,我关上水管,夜又归于宁静。难道一个大男子汉会被你吓倒!我大口的喝着凉水,不喜欢的生涩味道却有些身不由己。肚子却又疼的厉害,匆匆忙忙去厕所……
                 
  睡不着了,睁着眼睛等天亮。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皮有些重,走路有种轻飘飘的虚弱感。下楼洗脸的时候看见住在楼下的那个女孩,看她眼睛明亮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我,似乎充满了蔑视。我不知所措,眼睛低下去,面灼灼的热。突然,那一刻我有一种幻觉,昨天晚上我偷欢碰巧被这个女孩给撞见。
                 
  上班的时候看到报刊上发了我一篇文章,努力终于有了一丝希望。主任笑着对我说,小伙子好好干。打电话给同学说让我请客,只是用这种方式向表示祝贺,我总觉得有些虚情假意。一切都在继续,只希望今夜可以安眠。
                 
  我欺骗自己睡着了,生活四平八稳,却又不小心听到歌声。也许,这阁楼里的生活只属于阁楼里的人。而我要自己的路,好好做人,好好做事,正直的脚印以深刻为美。只是生活是这样真实,这样真实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