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洛阳伽蓝记校笺》有些乏了,随手捡起《汉官六种》。当初买此书的目的很正,压根儿没有当稗史闲文来读,是正儿八经要想在脑子里面搭个汉朝吏治的基本框架,并就此能够大致明白汉以降各朝的文官阶级制度。

但是今天随手捡起,的确是为了翻闲篇儿的。且皇天眷我,不偏不斜,一番就翻到闲篇儿上。先容我把原文抄一遍。

1,皇后五日一上食,食赐上左右酒肉,留宿,明日平旦归中宫。
2,掖庭令昼漏未尽八刻,庐监以茵次上婕妤以下至后庭,访白录所录,所推当御见。刻尽,去簪珥,蒙被入禁中,五刻罢,即留。女御长入,扶以出。御幸赐银鐶。令书得鐶数,计月日无子。罢废不得再御。

这两条关乎皇帝起居注的内宫制度有点儿意思,我愿意把我胡乱理解的讲讲。讲之前把几个名字解释一下。原书没有笺注,所谓解释都是我以前读书的一点儿三脚猫记忆。
1,中宫:皇后的居所。
2,掖庭:掖如腋,就是正殿两侧的偏屋,供妃嫔居住。
3,昼漏:白天的时间。
4,(昼漏)未尽八刻:以我的理解就是天黑之前的两小时左右的光景
5,庐监:掖庭的太监
5,茵:本意是褥子,比如说现在还用的绿草如茵。这里大概是指一种类似轿子的抬行工具。
6,女御长:宫中女官之类的角色。

好了,我来胡批一下。

先说皇后,从制度上皇室是绝对优先维护大房的家庭人事权益的。所谓“家里红旗不倒”,每过五天要和皇帝同居一次,只是从仪式上来说规格低一点儿,吃的只是皇上赐给他左右人臣的酒菜,吃完了就留在寝宫陪皇帝过夜,早上醒来才能回到自己的宫里。当然啦,我们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所谓皇后陪皇帝过夜大约也就是个体面的皇家过场而已。

再说婕妤们的事儿,从宫中品级来算,皇后下来就是婕妤,然后是贵人美人比肩而下,而且越往下人头越多。当年王昭君就是王美人,跟她一块儿伺候汉元帝的美人有千人之多,怪不得一时半会儿是轮不上她。除了皇后住在中宫,婕妤以下都住在两边的掖庭。每天天黑前一个时辰的光景,婕妤美人贵人们被抬到后庭皇上那儿,抬去干什么呢?原文说“访白录所录,所推当御见”,这句话我看的不是很明白,不过大致猜一下应该跟清宫戏里面皇上每晚“翻牌子”差不多,就是选一个当夜侍夜的妃子吧。可掖庭里成千上百的婕妤贵人美人,不可能每晚都抬进后庭让万岁轮挑一遍。如果真是那样,恐怕皇上早就倒胃口痿了。所以抬谁不抬谁,或许就是掖庭令和庐监们的私恩所在了,美人们为了一辈子能点上一盏灯,或要兴出多少内宫是非来呀。

皇上挑完了,美人就开始等。等到天一黑(所谓昼漏刻尽),立马卸去头饰,用被子一蒙匆匆送到皇上的床上去。原文脱去簪珥恐怕是面上话,估计跟清宫戏一样,基本上赤条条了,否则干嘛要用辈子蒙上呢?皇上是个高危职业,说不定真还是怕有个把跟皇帝有深仇大恨的主儿会借机行刺,所以必定要光着进去验明真身。

送到皇上床上,五刻为限,也就一个多小时,必须完事儿。一完事儿,皇上先撤,留美人儿一个人,然后宫中的女官来把美人儿扶出(我稍微有点儿疑问是,这里美人儿还穿了衣服吗?难道也是裹着被子出来?)

接下来的事儿就有哏了。每个美人儿每被幸过一次,就发给一个银鐶,宫里有人为美人们数着收到银鐶的个数,掐着日子算,那些个被幸了多次仍不开花结果的盐碱地会被永远地抛弃了,这就叫做残酷。

这样看来,汉朝皇帝的性生活无非两个功能,第一个,以身作则,向臣民宣教人伦敦睦。第二个,传宗接代,为神器大宝续接香火。所以我题名为《汉朝皇帝正规的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