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起来和外甥去黄龙饭店看回国的姐夫,还有从没见过的外甥女,陪他们买东西。下午回来有些累,有些烦,昨天晚上自从外甥霸占了我的床,而我不得不睡在帆布折叠床上起就没睡好。河马明天就要搬走了,对他而言,最后一站集体生活就要结束了,阿姨身体不太好,请了假来住在杭州,他们一家人要住在一起了。然后只有我一个人在房间,想起大学毕业时作鸟兽散的情景,被一阵突然的伤感所袭击,为什么每次我都是最留恋最伤感的人?想想既然做不了功课,做一些诗歌练习也是好的,靠,可半天没一点感觉。呆坐在电脑前的样子好傻好可怜啊~今天晚上要早些睡,明天早上河马搬家,然后要去长城影视公司,然后要去学校,要重新调整心态,但还没想好接下来落脚哪里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