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听到别人介绍我说——这就是“鹅蛋”
当时愣是没把自己和鹅蛋联系起来
事后知道原来鹅蛋就是复旦俄语系的简称
看来俄语还真的成了我在这里的代号了
……
坐在我后桌的男生比我大五岁而且生性腼腆
他姓朱所以我称呼他为——猪
每天下班后只要是当天签到过的柜员都要打印流水
并在自己的流水前面写一张封面
我管这张封面叫做——皮
因为我的打印机坏了
所以每次的流水都是朱帮我打的
有次下班急着回家
于是对着他大喊一声——猪~皮呢?
……
我的师傅绰号叫老头
有一次出去吃饭发现他酒量实在是好
于是脱口而出——老酒的头量是好呀
……
营业室对公唯一比我小的男孩子叫大川
但是他工作年限不少
于是对于某些我称作老师的他都直呼其名
有位胡老师名字叫胡伟
有次大川接了个电话
然后对着天空大喊——喂~电话
结果看到胡老师走了过去拿过听筒开始讲话
开始很纳闷后来摸索着发现
胡伟上海话念快了好像就是“喂”哦
……
我们这里有个老师每天中午吃饭都要换花头
大家就把他当风向标似的跟着走
有天早上本来是有话跟他说的
但当他对着我看时我居然忘记了
于是就冒出一句——今朝中饭吃啥
要知道那可是一大早啊
……
其实工作中生活中的趣事很多也很小
但是只要你善于发觉用心体会
在短暂的笑过后就会发现一天的精神和心情都会好很多